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术品,而是一支能征善战的威武之师。
  “这就是你们要找的石头人,不过我需要补充一点,它们可不是石头做的,也可能是先前古墓里光线昏暗的缘故,大家都被它们威武的外表给欺骗了。是的,它们非常威武,即使在微弱的光线下,它们的铠甲也会闪闪发亮,所以,我们看上去,它们很像是用石头雕刻出来的,其实我们都错了,我刚才仔细看过了,它们是用土做的,土里面掺了很多沙砾,这样就会十分坚硬。我想称呼这些家伙为‘土人’应该更合适。”飞行员杰克侃侃而谈,俨然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
  安娜嗤之以鼻,嘲讽地说道:“是吗?据我所知,在美国,还没有哪一位飞行员,因作‘考古论文’而被授予国会勋章的。”
  杰克刚想发作,但转念一想,自己毕竟是当了“逃兵”,现在是极力挽回形象的时候,决不能自乱阵脚,只好忍气吞声。当然,他绝不会就此认输,他可不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被“柳叶”牵着鼻子走,瞅准机会,他就会义无反顾地发起攻击,让“敌人”彻底臣服于自己。
  詹姆斯教授在研究中国文化方面颇有建树,他自己就收藏过许多汉唐时期的陶俑和画像石。他围着一具头领模样的兵俑转了几圈,对大家说道:“这不是一具单纯的陶俑,确切地说,我们该称呼它为沙俑。”
  “沙俑?这名字有意思,看来教授不仅精通中国文化,而且还善于自我创造啊。”夏墨林博士调侃道。
  詹姆斯教授淡然一笑,“古老的东方文明真是令人神往啊,愿仁慈的主把我的肉体和灵魂与这谜一样的世界融为一体吧!”
  暗室墙壁上的油灯忽明忽暗,在这样一个没有通风条件下的密室中,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就是“鬼火”。南面生土夯筑的墙壁上刻着几幅画,画面线条流畅,人物造型逼真,很有西方传统绘画的古典意味。可惜的是,只有第一幅和最后一幅是完整和清晰的,中间的几幅好像遭到了人为破坏,画面上布满了刀砍剑刺的创痕。
  第一幅画刻的是一座圣山,山体巍峨如刀削,终年覆盖积雪,陡峭崖壁的石缝间零星生长着一些盛开的雪莲花,山前有一个半月形的碧湖,湖水波平如镜,两岸葱郁的树木倒映湖中,好一个世外桃源!画面正中有一个背竹篓的美丽姑娘正在采撷草药,画面左下方崎岖的山路上,两匹骏马风驰电掣般驶过,马上是两位身披战甲的威武将军。最后一幅画的背景和第一幅大致相同,只是美丽的姑娘变成了圣洁的女神,她身披羽纱衣,脚踩祥云,身姿缥缈,朝着圣山峰顶所指的方向,直登“仙界”而去。画的下方密密麻麻地刻着许多如梵文似的符号,这会是古楼兰人发明的文字吗?

  第二十六章 佉卢文字

  夏墨林博士迫不及待地从墙壁上取过一盏油灯,借着氤氲灯火,对着画面仔细观察起来,他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几乎是喊叫了出来:“教授,我发现了佉卢文字!我发现了佉卢文字!”
  “什么是佉卢文字?”安娜是詹姆斯教授的研究助理,从事考古工作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经验不是很丰富,也没有参加过什么大型的考古发掘活动和资深的考古学术研讨会,如果把考古这门系统的学问比作是一座冰山的话,那么她目前所掌握的考古知识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詹姆斯教授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不等夏墨林博士作出回答,便已热泪盈眶,“孩子,我向上帝保证,你是年轻考古一代的幸运者。佉卢文字是古楼兰人发明的文字,我和博士呕心沥血几十年,今天方才如愿以偿地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目前能看懂这种文字的人,全世界不会超过十个,而博士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古文字研究方面很有建树,你以后要多向博士请教才是。”
  邦妮的好奇心被两位考古负责人带动起来,她站在壁画前,手里不停地摆弄着相机,却是一脸落寞的样子,她对宋乾坤不满的说道:“将军,如果把它拍下来,全世界都会为之轰动,只可惜我的相机被你给摔坏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伟大的时代’从我的相机下偷偷溜走!”
  “哼,几个破字有什么好看的!”宋乾坤是一个粗人,也是一个职业军人,他的思维非常简单,除了打仗,他对职业以外的东西都不感兴趣,这或许正是他的可爱之处。他指着那些沙俑对邦妮说:“你不是说这些东西会动吗?你还说,老子离开古墓后,它们和一群蒙面黑衣人袭击了你们,并把你们关进了一间密室,现在看来,这全是扯淡!”
  噶伦老爹的脸瞬间阴云密布,深邃的眼睛像两个黑洞洞的枪口,不等邦妮作出答辩,他抢先一步说道:“将军,是老汉把考古队的人带出密室的,这些沙俑的确会动,它们被大巫师施了诅咒,用来保护光月王后的陵墓。光月王后得道成仙后,就做了光月女神,这些沙俑一夜之间全部有了法力,谁敢擅闯古墓,它们就会和真正的士兵一样,拿起武器和入侵者战斗。”
  “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言论!这会是图坦卡蒙诅咒的第二个版本吗?现在可是无神论时代,都说中国人愚昧,看来一点都不假!事情变的越来越有意思了。”杰克的得意忘形引来邦妮和安娜的白眼相向。
  “我们中国人的事还轮不到一个洋人来管!洋人就会干杀人越货的勾当,火烧圆明园,盗掘敦煌莫高窟,多少奇珍异宝流落海外,冤孽啊!你们这些强盗早晚会得到报应的!”噶伦老爹越说越激愤,声音都为之颤抖。
  宋乾坤冷冷地盯向杰克,詹姆斯教授默默地祈祷着,安娜和邦妮羞愧地低下头,杰克的喉头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乖乖地闭上嘴不再言语。在民族大义面前,所有的中国人都该站在同一个阵营里,我们头可断血可流,但我们决不允许自己的国土被列强践踏,决不允许自己的文明被异族恶意丑化。
  这时,平川樱子的眼睛里射出两道精光,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她强忍住腹部刀伤的疼痛,那是蒙古达尔扈特族黑面武士“赏”给她的。她步履维艰地走到夏墨林博士那里,指着壁画说道:“柳叔叔,这些文字写的是什么?”
  “樱子,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不妨去问问噶伦老爹。”
  
  砰!在众人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宋乾坤搬起一具沙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顿时,沙俑的身体成了碎片,“五脏六腑”淌了一地。一些精美的丝绸残片从沙俑的肚子里“蹦”了出来,这让众人惊叹不已。
  詹姆斯教授一边查看这些丝绸残片,一边惊叹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古楼兰是汉代丝绸之路南北两道的枢纽。通过这些精美的丝绸残片就可以联想到,当年的楼兰古城可谓“驼铃悠悠,商贾云集”,俨然一个繁华的“国际贸易大都市”。这座太阳墓很可能就是西汉时期某位楼兰王和王后的合葬冢。通过这些精美的丝绸残片同样可以联想到,一件件绫罗绸缎做成的衣服原本是穿在沙俑身上的,可以想象当年这座古墓的豪华奢侈。它们为什么会在沙俑的肚子里?真是不可思议

  第二十七章 大战沙俑

  就在众人被那些精美的丝绸残片吸引住眼球的时候,噶伦老爹的孙子达达瓦卡那双古灵精怪的眼睛却看到一个头领模样的沙俑的脚明显的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抓紧了宋乾坤的手,脸色登时变的惨白。“秀才”肖俊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他对着那个头领模样的沙俑的头部开了一枪,然后对众人喊道:“大家快走!这些沙俑有问题!”
  与此同时,所有的沙俑像上紧发条的机器人,带着隆隆声响,手持兵器开始攻击考古队和特遣队的人。顿时,古墓里乱作一团,枪声,喊杀声,惊恐的呼救声,像一团乱麻死死地纠缠在一块。狭小的暗室里,正在上演一出人类大战沙俑的好戏。宋乾坤临危不乱,果断下令,命特遣队护卫着考古队向暗室外分批突围。战斗非常激烈,特遣队战士手中的枪竟成了“累赘”,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有血有肉的日本鬼子,而是一群冰冷僵硬的雕塑武士。子弹在它们厚实的铠甲面前也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一个个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迸射出的串串火花仿佛是夜空中耀眼的星星。在这场近距离的“肉搏”战中,战士们把雕塑武士当成了日本鬼子,用手中的大刀对之疯狂劈砍,“敌人”除了偶尔发出肢体断裂的声音外,竟然没有发出任何惨嚎和呼救
  战士们有些气馁,甚至有些怯战,面前的“敌人”除了残肢断臂处露出来的殷黑“肉块”外,身体里不会流出一滴血。战士们找不到在战场上砍下鬼子脑袋时那血脉喷张的感觉,亦无法复制埋藏心底的那份茹毛饮血的快感。他们面对的是一具具“行尸走肉”,是一群比僵尸还可怖的“冷血动物”,他们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特遣队的一名战士被一具沙俑打倒在地,他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沙俑便用势大力沉的一脚踩碎了他的胸骨,他那惊恐且愤恨的眼神被沙俑冷漠的表情所吞噬。宋乾坤手起刀落,从背后将这具沙俑拦腰斩断,奇怪的是,这具沙俑的身体内部竟然藏着一个蒙面黑衣人,黑衣人腰间别着两把倭刀,也被宋乾坤拦腰斩为两截。
  另一边,胡山手持大砍刀接连砍翻了好几具沙俑,但破碎的沙俑的身体内部并没有蒙面黑衣人出现。杰克身上穿着宋乾坤的白色铠甲,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的身体,再加上他同样有一副健壮的身板,他得以和沙俑展开激烈的战斗。在惊魂未定的邦妮面前,他总算是当了一回“护花使者”。
  有几具沙俑挡住了暗室的出口,众人一时无法突围出去,宋乾坤怒吼一声,直接将身边袭来的一具沙俑举过头顶,狠狠地砸了过去,只听“嘭”的一声,几具沙俑顿时化作一滩“肉泥”,沙俑身体内部同时跳出来几个蒙面黑衣人,黑衣人的腰间都别着两把倭刀。宋乾坤在心里暗自嘀咕:他娘的,这些沙俑之所以会动,原来是这些蒙面黑衣人搞的鬼!看他们使用的兵器就知道,他们和那些蒙古黑面武士绝不是一路人,他们会是谁呢?
  暗室外传来几声闷哼,守在门外的几名特遣队战士昏倒在地上。接着,从暗室外面又闯进来几名蒙面黑衣人,他们的眼睛放射寒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杀气。
  通讯员王冶的脑子转的比机器还快,他一眼就看到了黑衣人腰间别着的倭刀,那玩意跟日本军官的指挥刀简直如出一辙。他连想都没有想,就端起冲锋枪,打开保险盖,对着蒙面黑衣人就是一阵疯狂扫射,嘴里还怒骂道:“狗日的小鬼子,爷爷送你们上西天!”
  与此同时,暗室门口骤然升起一团白雾,借着浓密雾气的掩护,蒙面黑衣人神秘消失,暗室里的沙俑也停止了进攻,恢复到先前的整齐队列。代号为“白狐”的特派员方雁云却恶毒的看着平川樱子,眼里充满杀气。

  第二十八章 忍者

  回头说“鬼影”夏凌昊顺着醉麻草搓成的麻绳爬进了墓室顶部的一个暗室。与暗室相通的是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隧道。肖俊派去的巴特和宋乾坤派去的石头紧随其后,这就形成了一条很有意思的追踪链:巴特在监视夏凌昊的同时,石头也在监视巴特的一举一动。
  由于隧道窄狭黑暗,又没有掩体遮挡,两人之间的距离感近乎失控,巴特很快就察觉到石头在跟踪自己。等到了隧道尽头,快贴近暗室的时候,巴特快速地右转弯,躲在暗室旁边的角落里,并果断地吹灭了火折子。
  石头追到隧道的尽头,一看不见了巴特的踪影,不免有几分沮丧,心里犯起了嘀咕:二排长跑哪儿去了?刚才还看到这儿有火光出现,真是奇怪。转念又一想:管他的,最主要的还是监视“鬼影”的举动,我现在就到暗室去,看看这小子搞什么名堂。
  巴特清楚地看到石头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端着冲锋枪,蹑手蹑脚地进了暗室。他自己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石头出来,暗室里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不免有些担心:石头不会是出事了吧?想到这儿,他再也不能干等下去,点上火折子,操起大砍刀,径自推开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暗室里空空如也,哪有夏凌昊和石头的半个影子?只在东面墙壁上安着几个开关似的木柄把手。其中一个把手上挂着石头经常使用的那把冲锋枪。巴特的心顿时被乌云笼罩,他开始意识到石头肯定是凶多吉少,他取过冲锋枪,按下把手,只听“唰”的一声,暗室的顶部突然打开一个洞口,自洞口处垂下来一条缆绳,缆绳的一头正牢牢地套在石头的脖子上,石头的整张脸都是惨白的,仿佛是从天而降的死神,看来是已死去多时。
  巴特顾不上悲伤,他从缆绳上解下石头的尸体,平放在地上,接着开始查看死因,他发现石头的脖颈处有很深的瘀痕,便确定石头是被人用绳子勒死的。他抱起石头的尸体刚想离开暗室,发现暗室门口还站着一个蒙面黑衣人,腰间别着两把倭刀,眼睛放射寒光,如同黑夜里的鬼魅,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蒙面黑衣人是何时出现在巴特身后的,就连巴特自己都没能察觉的到,黑衣人没有偷袭也没有攻击巴特,相反竟逃命去了。巴特更觉得奇怪,他也没有马上去追杀黑衣人,只是在心里想: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的背影好熟悉呀,对了,是“鬼影”!这个混蛋,早就知道我和石头在跟踪他。他先把石头引入这间带机关的暗室,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石头杀死在这里。真是歹毒啊!不对,如果是“鬼影”所为,那他刚才为什么没有偷袭我,把我也杀死?再说了,“鬼影”是考古队的人,又是夏墨林博士的侄子兼研究助理,他没有理由害自己人呀?让我看看,这个暗室里一定还有别的机关。
  巴特走到东面墙壁那里,把另外几个把手一起合上。顿时,隆隆巨响震彻整个古墓,仿佛大地也崩裂了。接着,古墓的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凄厉的惨叫。巴特意识到,机关没有设在暗室里,而是遍布古墓的各个角落,这间暗室只不过是操控机关的“总闸室”。
  想到特遣队和考古队的人也有可能掉进陷阱,巴特马上把几个把手都按下来,古墓里的隆隆巨响顿时销声匿迹,但惨叫声依然不绝于耳,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听了真是让人恐惧不安。巴特的脑袋嗡嗡作响,头皮一阵发麻,全身上下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他的皮肉。他心里一阵酸楚,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来到这样一座“人间地狱”,不管发生什么离奇恐怖的事件似乎都是“合情合理”的。
  与此同时,古墓的各个角落有十几个陷阱同时开启,陷阱里盛满了淡绿色液体,上面还弥漫着蒸汽,跟狗子之前落入的陷阱是一模一样。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墓道上,甬道上,墓室中都有人落入了陷阱,他们被池中的淡绿色液体腐蚀地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和狗子的死几乎没什么两样。他们中有蒙面黑衣人,有特遣队的战士,也有蒙古黑面武士。机关的开启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那些受害者死的很冤枉,甚至很滑稽。当然,有些人是死不瞑目,比如说那些蒙面黑衣人,陷阱是他们布置的,可操控的权力却误打误撞地落在了巴特的手里,他们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死有余辜!
  机关开启的时候,特遣队和考古队的人正赶着从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