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到时候你再回来找锦盒,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你可得想好了。”
  “谢谢你的好意,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我们的队伍里已经混进了日本间谍,就连国防部都采取行动了,说不定中统和军统的特务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达。这本日记吞没了太多无辜的生命,我不想再让它祸害人间。”夏墨林博士仰天长叹,言语间包含着无尽的悲伤。
  詹姆斯教授看看天就快亮了,又安慰了夏墨林几句,两人收拾好行装一起往营地赶去。

  第二章 传说

  1944年8月的一天。
  幽暗的东方天边渐渐露出鱼肚白,神秘的楼兰大地在一阵枪炮声中与周公作别。
  在距离孔雀河南岸二十公里的戈壁滩上,一群疲惫不堪的士兵背靠背相依而眠。他们残破的军装上,沙土和血渍融为一体,仿佛在向人们讲述着一场场惨烈无比的战斗。
  突然,士兵中间出现了一个伟岸的身影。他一袭白色铠甲,身旁立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大刀,沧桑的脸上写满刚毅,深邃的眼睛紧紧盯着不远处的一个沙丘。这个人正是猎鹰特遣队的连长宋乾坤。没有人知道这个山东大汉为何一身古代军士的打扮,但他却有一个恰如其分的代号“将军”。
  不知过了多久,宋乾坤在一个火堆旁边坐下来,篝火早已熄灭,余烬还冒着袅袅青烟。他随手捡起一块带着火星的木炭,点上一支烟,悠闲地吸了起来。这时,他的身边又围过来五个人。
  五人中有四男一女:一个外表俊朗的青年军官,一个年轻漂亮的外国女记者,一个皮肤黝黑的军人,一个年过六旬的老汉,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五人分别是特遣队指导员肖俊,代号“秀才”;中美联合考古队特聘记者邦妮,代号“烟花”;特遣队炮手兼排雷手胡山,代号“木匠”;维吾尔族向导嘎伦老爹及其小孙子达达瓦卡。
  “将军,博士和教授去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还不回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肖俊对宋乾坤说道。
  “连长,让俺上吧,当兵以前,俺就倒过斗,如果沙丘下面真有冢子,俺用洛阳铲一探便知。”胡山也迫不及待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再等等。”宋乾坤瞟了二人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太阳窜上地平线的时候,中美联合考古队的两大负责人夏墨林博士和詹姆斯教授急匆匆赶回了营地。
  “博士,教授,你们俩还好吧?”邦妮看二人气喘吁吁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
  詹姆斯教授感激地看了邦妮一眼,转而对宋乾坤说道:“将军阁下,我不得不说,古墓和宝藏就埋在沙丘下面,日本人已经开始向沙丘靠拢,我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
  宋乾坤思忖片刻,把目光投向夏墨林博士,后者默许地点了点头。
  “出发!”宋乾坤一声令下,特遣队和考古队直奔沙丘而去,他们离目的地只差一步之遥了。
  之前,特遣队护卫着考古队,一边要想法设法冲破日军的围追堵截,一边还要竭尽全力寻找宝藏的下落,巨大的恐慌笼罩在每个队员的心头。宋乾坤深知这次行动事关重大,队伍里的每个人除了要以代号相称外,还必须严格保守秘密。他甚至还从国防部得知消息,队伍里已经混进了日本间谍。更糟糕的是,队伍在三天前就没有了食物和水,这要比直接面对死亡更可怕。
  噶伦老爹这些天寸步不离宋乾坤左右,为他精心讲解楼兰的历史。他对这个向导很满意,不过总觉得这个看起来有些木讷的老牧民没有那么简单,至于是那里不对劲,他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
  倒是噶伦老爹的孙子达达瓦卡时常会引起宋乾坤的注意。此时,这个少年的一只手被爷爷牵着,另一只手却死死抓住宋乾坤左手的小拇指。他看上去蓬头垢面,精神萎靡,眼中充满恐惧,总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噶伦老爹,这一路上怎么没见您的宝贝孙子说过话,精神也不佳,莫非他病了?”宋乾坤忍不住发问。
  噶伦老爹感到一丝不安,伤心地说道:“唉不瞒长官说,我这次给你们当向导是存有私心的。达达瓦卡三岁那年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身体经常虚弱无力,整日里无精打采,后来干脆变的又聋又哑。听堡里的老人说,只有光月女神赐的‘圣水’才能治好这种怪病。这些年,我通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光月女神的‘圣水’就藏在你们要找的那座古墓里。”
  接着,噶伦老爹向众人讲述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楼兰王安归伽为了躲避匈奴人的追杀,只身逃到天山天池,并与居住在那里的美丽姑娘朵拉。图古丽相爱。他们的结合立刻遭到了阿布罗里家族的反对。一天夜里,朵拉。图古丽趁族人不注意,盗走了族里的圣物血莲种子,毅然跟随安归伽回到了楼兰古城。后来,她用血莲种子泡制的“圣水”治好了楼兰的瘟疫,被安归伽册封为光月王后。再后来,安归伽的弟弟尉屠耆垂涎光月王后的美貌,勾结汉使傅介子刺杀了楼兰王。哥哥死后,尉屠耆欲霸占光月王后,光月王后宁死不从,投孔雀河而死。当晚,停放光月王后尸体的房子突然起火。就在这时,天降大雪,扑灭了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无数的蚂蚁朝房子涌去第二天,光月王后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从那以后,便有人说是上天带走了光月王后的灵魂,也带走了她的“圣水”,并封她做了光月女神。也有人说,光月王后虽然飞升仙界,但她并没有带走“圣水”,而是将其葬入自己的陵墓。如果有谁真心参拜光月女神,他就会得到“圣水”。据说,“圣水”可治百病,亦可令人起死回生,喝了它还可以长生不老。
  这个传说在噶伦老爹世居的光月堡流传了两千多年,他自然是深信不疑。

  第三章 太阳墓

  噶伦老爹口述的传说唯美浪漫,但却引来美国飞行员杰克和詹姆斯教授研究助理安娜的一场争吵。
  “女神?雅典娜还是维纳斯?还有什么‘圣水’,鬼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你干嘛这么激动,真是个白痴!”
  “你这个古董女人,居然敢骂美国高级飞行员是白痴,我可是获得过国会颁发的荣誉勋章。”
  “是吗?阁下除了会开飞机以外,似乎更喜欢嚼舌头,干嘛不去参加总统竞选?你这个疯子!”
  
  “好了二位,别再吵了,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此行的目的。”邦妮此言一出,立刻点中了二人的死穴,总算是平息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特遣队和考古队到达沙丘脚下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
  太阳火辣辣的灼烤着大地,队员们的衣服早不知被汗水浸透过多少次,上面结了一层薄薄的盐巴,划在皮肤上是又痒又痛。到了晚上,夜里的风沙肆虐,寒气逼人,令人无法入睡。楼兰西部靠近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当地就有一句有名的谚语“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正是对这种古怪天气的真实写照。
  沙丘高达三十多米,外表并不是光秃秃的一片,反倒看起来奇特而壮观。围绕沙丘的是一层套一层共七层由细而粗的原木。胡杨木桩由内而外,粗细有序。圈外又有呈放射状四面展开的列木,整个外形酷似一个太阳。沙丘的四周还零星分布着六七个小沙丘,上面插满的胡杨木桩也都摆出太阳的造型。七八座墓葬用到的成材原木竟然多达上万根!
  如此诡异奢侈的墓葬形制,挑战人类视觉的极限,不禁让人产生疑问:难道昔日的古楼兰曾有过一座原始森林?
  “这就是太阳墓!”噶伦老爹指着沙丘对众人喊道,声音因难以掩饰的兴奋而变的颤抖。
  一颗炮弹在沙丘脚下炸开,大地仿佛瞬间崩裂,掀起的黄沙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扑向特遣队和考古队
  一个身形痩削的士兵在炮火中穿梭,他一边跑一边喊:“鬼子来了!鬼子来了!”
  王冶是猎鹰特遣队的通讯兵。在与日军交战的生死关头,他总能把连部的命令准确的传达给各作战排班。他从敌人那里截获的消息也如同量身定做的一样,为此,连长宋乾坤送给他一个很有意思的代号“裁缝”。
  “秀才,你带领特遣队阻击小鬼子,考古队原地待命!”宋乾坤向肖俊下达作战命令,转而又对胡山说道:“木匠,你和狗子带上洛阳铲,跟我上沙丘!”
  沙丘上面插满了胡杨木桩,是躲避日军流弹很好的掩体。胡山和狗子都是河南人,皆出身于倒斗世家,曾一起在安阳盗过不少商周时期的王陵。他们很快便用洛阳铲沿着沙丘顶部边缘测出一个带缺口的圆形。多年倒斗的经验告诉他们,圆形还在向沙丘以外的地方扩展,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陵墓,而在文明更为进步的中原地区也不曾出现过圆形墓葬。更令他们感到惊奇的是,洛阳铲挖出的分层土中含有碎石子,这说明黄沙下面有大量黏土,并且很有可能存在着石封的墓室。
  在刚刚进入楼兰古城的时候,胡山就曾试着挖过几座小墓,以便了解楼兰人的墓葬形制。它们大多浅埋,上面只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黄沙。棺椁为木制,多是把胡杨树干挖掉中间的部分打造而成。棺椁内放着臭虫、蟑螂一类的甲虫,外面被牛皮或麻布层层包裹,防腐效果极佳。如今突然发现一座深埋于地下的石封墓葬,着实令他兴奋不已。
  这座太阳墓隐藏在沙丘里,表层黄沙的厚度达到五米之多。如果采用传统的倒斗方式先挖盗洞的话,流沙很快就会将盗洞堵死。为此,胡山和狗子先用洛阳铲确定圆形墓葬缺口的位置,那里应该是墓门的所在。接着,胡山将几个炸药包分别固定在缺口位置的不同方向,并同时引爆。这样就起到了避免爆破后黄沙流动,再次湮没墓门的作用。

  第四章 巫蛊

  宋乾坤和狗子手持铁锹,很快便在爆破的地方清理出一道墓门。墓门上精美逼真的石刻瞬间吸引住三人的眼球。上面刻的既不是守门神也不是手持兵器的武士,而是一位身披羽纱的美丽女神。她面容纯美,手捧一束雪莲花,脚踩祥云,飘升仙界。她身后是一座巍峨高耸的雪峰,雪峰前有一个呈半月形的湖泊,湖水犹如一面镜子
  胡山的大脑犹如瞬间穿过一道闪电,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立刻联想到那个关于光月女神的传说,再看看石刻上栩栩如生的描绘,心中顿时升起一团疑云:这会是光月王后的陵墓吗?
  方雁云,国民政府特派员,是中美联合考古队的官方负责人。从夏墨林博士和詹姆斯教授携手,到后来飞机失事,再到今天踏上楼兰大地,她始终没有离开考古队半步。
  “博士,教授,将军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我们本该是古墓开启的见证者,现在却躲在这里当老鼠,你们不觉得可笑吗?”方雁云一身戎装,用望远镜观察着沙丘上的一举一动,冷漠的外表下透出几分妩媚。
  詹姆斯教授耸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夏墨林博士则始终沉默不语。
  “上去看看。”这时,从夏墨林博士身后闪出一道黑影,那犹如地狱恶鬼狞笑时的冰冷声音正是从黑影身上发出的。
  等黑影稳住身形,众人也只能看到半张脸,他一袭黑装,眼睛以上全部隐藏在圆帽下的阴影里。刘海下一双狭长的眼睛不时有流光闪过,身上自然流露出的冰冷气息令人不寒而栗。他叫夏凌昊,是夏墨林博士的侄子兼研究助理,同样也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侦探。队员们不理解他的怪异行为,更不知道他的真实来历,都敬畏的称呼其“鬼影”。
  “老汉也同意上去看看,总呆在这里不是办法。”噶伦老爹盯了“鬼影”一眼,又低头抚摸起达达瓦卡的脑袋来,“这孩子太可怜了,希望‘圣水’就藏在那座古墓里。”
  最终,考古队一行人奔上沙丘。
  墓门由一整块青石打造而成,厚度达半米,又与墓室的砖石紧密咬合在一起,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纵有千钧之力也难以将其打开。通常这种墓门是有机关的,狗子反复查看后,将目光定在墓门左右的两个石环上。
  “连长,玄机就在石环上,我现在就打开墓门。”狗子自信满满的说道,接着就要动手去抓石环。
  “慢着!”噶伦老爹一声大喝,使狗子的双手停在半空中,他抬起一只颤抖的手,指着墓门上的石刻,“这的确是光月王后的陵墓,墓门上被大巫师放了巫蛊,种下了最恶毒的诅咒,千万碰不得!”
  噶伦老爹此话一出,众人皆面面相觑。质疑,恐慌,焦虑各种目光纠缠在一起。
  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放蛊是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最具传奇色彩的当属苗蛊。古人认为蛊具有神秘莫测的性质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蛊,主要通过饮食进入人体而引发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混乱,直至惨死。对于毒蛊致病的法术,古人深信不疑,宋仁宗于庆历八年(1048年)曾颁布介绍治蛊方法的《庆历善治方》一书,就连《诸疾而侯论》、《千金方》、《本草纲目》等医书中都有对中蛊症状的细致分析和治疗的医方。
  蛊之种类有十一种:蛇蛊、金蚕蛊、蔑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其中,石头蛊就是一种毒性很强的“巫蛊”,巫师在石头上施以蛊药,不小心碰到石头的人便会中蛊而死。
  狗子倒斗无数,从不信鬼神之说。他的双手义无反顾的抓住了墓门的石环,用力一扭,墓门在一阵隆隆声中缓缓打开。与此同时,一团黑雾迎面袭来,发出阵阵恶臭,他来不及多想,用手捂住鼻子,朝墓道中走去
  众人在古墓入口处焦急的等待着,约摸过了十分钟,墓道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救命啊
  “应验了”噶伦老爹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嘴里重复说着三个字。

  第五章 7311

  山本信,日本文物掠夺组织友田社社长,东京帝国大学考古系教授。冈村太郎,大佐,日本军部中国战区陆军参谋总部第六师团某联队联队长。
  日军阵地前,山本信和冈村太郎用军事望远镜锁定沙丘上的一举一动。他们的正前方,沙丘脚下,猎鹰特遣队修筑工事,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铃木君,中国有句古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的考古队已经秘密潜入古墓,不管那些支那人发现多少宝藏,终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山本君,目前欧洲战场的局势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很不利,军部早没有了昭和十二年时的勇气和信心,细菌战试验的成功与否,将直接决定帝国未来的命运。帝国最优秀的士兵在一天天减少,我的联队再也没有一个多余的士兵,恐怕不能陪你玩这场‘狩猎’游戏了。要知道,即使是成吉思汗的陵墓也无法与帝国的圣战相提并论!”
  “大佐阁下,也许你的决定是对的。但我不得不说,帝国要吞下一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古国,光靠血腥和杀戮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控制他们的肉体和思维,更要斩断其文化血脉!我想,对面的支那特遣队应该对7311号细菌很感兴趣。”
  “直觉告诉我,这些中国军人会让我们再次付出血的代价!”
  
  1943年,世界发反法西斯战争逐渐明朗化,同盟国不断取得新的胜利。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准备研制一种适合于沙漠、山地及丛林作战使用的新型病毒,代号“7311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