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明的土地,只要在这块土地上播下一颗神奇的种子,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如果我们能守住这块土地,并能辛勤耕耘的话,我相信我们的文化才能真正影响世界,才能泽传万世。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查过很多历史典籍,没听说蒙古大军中有女将军的呀?”安娜在见识了夏墨林高超的考古技艺后,心中的疑问反而更多了。
  夏墨林呵呵一笑,拍着安娜的肩膀说道:“这没什么稀奇的,历史典籍上没有记载也不能说蒙古大军中就没有女将军。在古代,打仗一直被认为是男人该做的事,所以女人很少有当将军的。虽说女人不从军,但只要有特例,她一定是出类拔萃之辈。像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她们都是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自古以来,巾帼不让须眉。蒙古大军中也许真有过女将军,只是那时还是男权社会,女人一直受压制,功名被埋没也是常有的事。在历史典籍里找不到她们的名字,很可能被历史长河给淹没了。”
  “也许吧。还是现在的社会好啊,男人和女人拥有相同的权利,大家都是平等的。女人不用老呆在家里织布抱孩子过日子,也能上阵杀敌,为国出力。要是我生在古代的话,这会儿八成就不能考古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抱孩子,那肯定非常无聊。”安娜此刻感慨万千,把心里想说的话都倒了出来。
  “是吗?我不觉得女人在家抱孩子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难道让你们端着冲锋枪在阵地上跑来跑去,你们才会感到快乐吗?哦,上帝。如果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是脑袋出了问题,那么她一定是疯了!”杰克不无讽刺的说道,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奚落安娜的好机会。
  安娜气得眉毛都竖起来了,一边对着杰克摩拳擦掌,一边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只该死的老鹰,再在我面前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我就揍扁了你!不信你就试试看。”
  杰克耸耸肩,登时无言以对,却又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倒是邦妮,对这对欢喜冤家并不感到担忧,他们的吵闹不但给大家带来了欢乐,而且也会增进他们的友谊。
  夏凌昊一直在沉思,他想到了在环形墓室里碰到的那群古墓奇兵。他们的穿着打扮和金棺里躺着的女将军一模一样。她会不会就是古墓奇兵的首领?古墓奇兵的“游魂”在墓室里出没,难道是为了守护她的亡灵?可转念一想也不对,当时宋乾坤发现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水的古墓奇兵,身上竟然穿着忍者的衣服。墓室里出现古墓奇兵不一直是日本人在搞鬼吗?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
  胡山出身倒斗世家,虽说现在参了军,已经是一名职业军人,但他还是扔不下倒斗时养成的恶习,不免要对金棺里的东西品评一番。他嚷嚷道:“妈拉个巴子的,老子以为这女将军有一座‘金房子’,这屋里怎么着也有一两件值钱的‘家具’吧?操,居然连个铜板都没有!”
  王冶一听不高兴了,在一边数落胡山:“木匠,你就知足吧。人家大妹子给你留下一座金房子,那可是价值连城啊。你要是有本事,就把这金房子搬回家,换成大把大把的钞票,够你小子挥霍好几辈子的。实在出不了手,你就自个儿留着用。等你咽气的时候,连买棺材的钱都省了。那你小子可比皇帝风光多了,你想啊,就算是皇帝,他也未必用得起金棺。你放心,兄弟爱财,取之有道,绝不跟你抢金棺。”
  胡山心想:好你个裁缝,明知道金棺沉重无比,谁也不可能单独把它搬走,你是故意气我哪。要是这金棺可以随手拿走,你小子会不跟老子抢?他越想越气,却也不发作,只是揶揄王冶:怪不得连长送你一个‘裁缝’的代号,你小子就是跟泼妇打交道打得多了,都他娘的不知道该怎么跟战友培养感情了。这给人做衣裳,男人和女人的尺码是不一样的,你小子说话得有分寸,知道吗?有听说和达官贵人攀亲的,还没听说有认死人做妹妹的。你小子倒想叫人家一声大妹子,人家认得你是谁吗?!”
  “你”王冶一时语塞,无言以对,竟然被胡山占了上风。
  “他娘的,你们俩什么时候变得跟老娘们似的吵来吵去,都给老子闭嘴!”宋乾坤发现女将军的手里拿着一卷像帛书似的东西,当即喝住了两人的争吵。

  第五十一章 帛书

  宋乾坤正要伸手去拿金棺里的帛书,被夏墨林博士当场阻止。夏墨林告诉大家,帛书是十分珍贵的文物,本就极难收藏,况且又在金棺里静静地沉睡了上千年,虽说外表华美妖艳,其内部组织却早已腐坏,极难提取不说,倘若擅自挪动,必将立刻化成齑粉,永远无法复原。
  一般来说,帛书比竹简、纸书更珍贵,其里面记载的东西也更加稀奇诡秘。有些帛书会配以帛画做图解,是可欲而不可求的“绝品”。像这样的国宝,要么深埋地下永不见天日,要么被有缘人发掘,解开惊世秘密。
  安娜从棕色的旅行包里取出一整套考古工具,分别交到夏墨林博士和詹姆斯教授的手上。两人一点点的将帛书从女将军漆黑的手指上剥离开来,由于高度集中而产生的紧张感,汗水顺着两人的脸颊不停地滑落。安娜一边用手帕给他们擦汗,一边聚精会神的看他们工作,这可是一次绝佳的学习机会。
  突然,詹姆斯教授停了下来,将手中的考古工具交给安娜,示意她接着往下做,并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安娜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考古工具,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珍贵无比的帛书,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下手。她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实习机会,她也知道詹姆斯教授是信任她才让她这么做的。跨过这个坎儿,会替她将来成为一名优秀的考古学家打下坚实的基础。如果没跨过这个坎儿,那么她会毁掉一件稀世珍宝,以后也很难在考古界立足。她的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夏墨林抬起头,冲安娜微微一笑,坚定地说道:“柳叶,勇敢些,你要相信自己。”
  安娜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个小酒窝,深吸一口气,抱着必胜的信念开始投入紧张的工作。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娜细心提取帛书,丝毫不敢大意。一向喜欢和她斗嘴的杰克也上来替她擦拭汗珠。
  当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她的脸上立刻绯红一片,心里如同有一头小鹿在驰骋,昔日斗嘴时产生的小小怨气也不知怎的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她俨然一个害羞的小姑娘,脑袋垂下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这次我希望你能成功。你可别想歪了,我依然对你没有好感,我只想证明老鹰不只是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还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其实老鹰也有可爱的一面,只是你没发现而已。”杰克有些语无伦次,目光飘忽不定,看得出他很紧张。
  “是吗?我现在好像发现了那么一点点。”安娜的脸更红了,说话温声细语,看得出她很幸福。
  邦妮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注视着宋乾坤的眸子。温柔的说道:“大个子先生,他们在调情,你觉得呢?”
  没等宋乾坤答话,杰克抢先一步辩解道:“不不不,烟花小姐,你可能误会了。我说过,我对她没有好感,绝对没有!我向上帝保证!”
  安娜突然扔掉了手中的考古工具,对着杰克大发雷霆:“我就知道你对我从来没有过好感。可是你刚才为什么还说了那么多肉麻的话,你想勾引我吗?你这个白痴!”说完,她在杰克的下体部位用膝盖狠狠地顶了一下。杰克痛得上蹿下跳,咒骂不止。众人登时乐开了花,欢笑声在迷宫里久久回荡。
  宋乾坤凑到杰克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家有一位两千五百多岁的老人,他常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记住这句名言,兄弟我保证你以后不再吃女人的亏。”
  杰克双手护住下体,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苦瓜脸,勉强笑道:“嗨,大个子。你在取笑我吗?什么人能活两千五百岁?你爸爸吗?”
  “圣人。”宋乾坤淡淡的说道。胡山和王冶忍不住笑出声来,只有杰克一人蒙在鼓里。
  “哦,真见鬼!照你这么说,女人都是母老虎了?”杰克咆哮如雷,几乎要跳起来了。
  王冶上来拍拍杰克的肩膀,竖起大拇指赞美道:“你非我族同胞,觉悟却一天比一天高,兄弟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杰克朝王冶做了个鬼脸,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蜷缩着身子趴到金棺上一看,夏墨林博士已经将帛书完全提取出来,并小心翼翼地放进了盛人皮地图的锦盒。噶伦老爹自始至终,眼睛都没离开过帛书。他那张爬满皱纹的老脸看上去异常冷峻,深邃的眸子里涌动着一股杀气。

  第五十二章 白鹿皮币

  宋乾坤一眼就看中了金棺里的那副黑色战甲。它看上去坚不可摧,光亮如新,虽经千年岁月侵蚀,仍不减当年之雄风。他不由分说,立刻从金棺里取出战甲穿在身上,左看看右摸摸,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女将军的尸骨早就化成了齑粉,被宋乾坤这么一折腾,像一盘散沙从战甲里漏出来,飘散在周围的空气中,把众人呛得直打喷嚏。
  “嗨,大个子。你怎么能穿死人的衣服,这不吉利!会给大家带来霉运的。”杰克当即发起了牢骚。
  黑色战甲很合体,仿佛是为宋乾坤量身定做的一样。他穿在身上,看上去威风凛凛,英武不凡,俨然一位蒙古大将军。他瞅了杰克一眼,指着杰克身上穿的白色铠甲说:“他娘的,你小子也忒不仗义了。自从穿上了老子的白色铠甲就再也不肯脱下来。幸亏老子福分不浅,今日又碰上这么一副黑色战甲,要不把它穿在身上,我这‘将军’的名号算是白当了。”
  噶伦老爹突然指着金棺里面说:“你们看,尸骨下面还压着东西。”
  夏墨林博士迅速扒去上面已化成齑粉的尸骨,只见棺底平铺着十几张兽皮。这些兽皮呈灰褐色,毛色润泽,甚至还能看出上面的花斑,就像刚从动物身上剥下来的一样。看来,金棺的防腐功能十分完备,这些兽皮被保存的十分完好。奇怪的是,这些兽皮每张均为一方尺,周边彩绘,上面用隶书和篆书写着“四十万”的字样。猛地一看,还以为是一沓面值相同的钞票。这会是货币吗?
  安娜拿起一张兽皮,用手仔细地抚摸着,感觉很柔软,自言自语道:“这应该是鹿皮。女将军为什么会把鹿皮铺在自己的尸体下面?难道是这些鹿皮让她的尸体千年不腐?”
  “这还用问嘛,女将军生前特别喜欢狩猎,她希望死后也能继续从事这项娱乐活动,所以才在尸体下面放了那么多的鹿皮。这些鹿皮就是从她猎杀的一头头雄鹿身上剥下来的。她在猎场上纵马驰骋的样子肯定英武不凡,说不定还很有女人味呢。”杰克绘声绘色的描述着,仿佛自己已经穿越时空,并亲眼目睹了女将军的风采。
  “荒谬!女将军完全可以把这些鹿皮当作陪葬品放在墓室里,干嘛非要放进棺材?要知道棺材里面放的都是最值钱的东西。”
  “可是这里并没有墓室,只有一口棺材而已。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这些鹿皮不值钱。”
  “够了!你在跟我谈考古的问题吗?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你是美国高级飞行员,曾经获得过美国国会颁发的荣誉勋章。这又能怎样?你只是一名飞行员,就算你把飞机开到洛水迷宫里来,你也成不了一名考古学家,懂吗?所以请你闭嘴!”
  “哦,天呐!上帝啊,仁慈的主啊,请别再让我跟这种古董女人呆在一块,她真的是很无知!”
  
  邦妮有时真的很无奈,她是一名记者,只有得到第一手新闻资料,她才能体会到生命的价值。现在,她竟然成了安娜和杰克的专职劝架者,整天被无休止的吵闹弄得心神不宁。她长出一口气,无精打采地说:“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还是听听博士怎么说吧。他肯定知道这些鹿皮的真实来历。”
  夏墨林博士向邦妮投去友好的目光,温文尔雅地说:“这些鹿皮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其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
  此言一出,众人惊诧。安娜瞪大双眼看着夏墨林博士,吃惊地说:“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不是北宋时期的‘交子’吗?怎么”
  “呵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从诞生、成长到成熟、衰亡的过程。严格意义上说,‘交子’的确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但它最终能行使货币职能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在它之前,白鹿皮币和飞钱都曾是纸币的先驱。还是让詹姆斯教授给你讲讲吧,他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说完,夏墨林博士向詹姆斯教授投去赞许的目光。
  詹姆斯教授说,中国纸币的起源要追溯到汉武帝时期的“白鹿皮币”和唐宪宗时期的“飞钱”。汉武帝时期因长年与匈奴作战,国库空虚,为解决财政困难,在铸行“三铢钱”和“白金币”(用银和锡铸成的合金币)的同时,又发行了“白鹿皮币”。
  所谓“白鹿皮币”,是用宫苑的白鹿皮作为币材,每张一方尺,周边彩绘,每张皮币定值40万钱。由于其价值远远脱离皮币的自身价值,因此“白鹿皮币”只是作为王侯之间贡赠之用,并没有用于流通领域,因此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纸币,只能说是纸币的先驱。
  “飞钱”出现于唐代中期,当时商人外出经商带上大量铜钱有诸多不便,便先到官府开具一张凭证,上面记载着地名和钱币的数目,之后持凭证去异地提款购货。此凭证即“飞钱”。“飞钱”实质上只是一种汇兑业务,它本身不介入流通,不行使货币职能,因此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纸币。北宋初期四川成都的“交子”才是真正纸币的开始。
  听了詹姆斯教授的讲解,宋乾坤当即在心里骂开了:好你个死洋鬼子,居然对中国历史这么了解。老子闻所未闻的事情,你他娘的都知道!老子好歹也是说书场里混出来的主儿,咋就没听那说书先生讲过?咱天上的事情知道一半,地上的事情全知道,你说得这白鹿皮币敢情是天上的神仙才用的吧?
  此时,夏凌昊心中却有另一番感慨:汉武帝时期,中原王朝经常与匈奴交战,这些白鹿皮币说不定就是那个时候流落到了塞外。张骞出使西域之前,西域三十六国曾被匈奴所控,后来匈奴内部瓦解,这些白鹿皮币又流落到了楼兰古城,继而被楼兰王据为己有。金棺里的女尸应该是一位古楼兰人,她肯定和楼兰王有着密切的关系。她怎么会穿着蒙古大将军的战甲下葬?她会是谁呢

  第五十三章 郢爰

  就在众人被白鹿皮币的故事所吸引时,杰克看到金棺里还放着一个玉枕。玉枕质地嫩白,略显翠绿,色泽莹润,造型精美,玉材是上好的新疆和田玉。
  玉枕是一只俯卧的猛虎造型。它隐隐约约透着一股霸气,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慑,很显然与女将军的身份十分匹配。自古以来,老虎被称作“百兽之王”,是亚洲丛林最恐怖的杀手。先秦时期,各诸侯国用虎符作为调兵遣将的令牌。可见,虎和龙一样,都是权力的象征,并成为封建统治者行使生杀大权的精神利刃。
  杰克偷偷抱起玉枕,反复查看,发现玉枕底部镶嵌着三块金板。金板呈长方形,光耀夺目,上刻龙纹,板面上有供分割成小块的印痕,可以凿成小块,便于携带。他趁人不备,取过考古用的小铁锤,在其中一块金板上狠敲了几下,一整块金板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