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得问问大漠血狼了。”特派员方雁云盯了达达瓦卡一眼,话中有话。此时,众人的目光一致投向噶伦老爹的孙子达达瓦卡。
  詹姆斯教授看着达达瓦卡,不无担忧的说道:“你爷爷拿走的是一份极其珍贵的帛书,我想很可能与宝藏有关,你现在是炮烙营的新首领,又和日本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按理说,我们不应该为难你。可是,你爷爷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把我们带到了洛水迷宫,使我们险些丧命。当然,这些我们也可以不必计较,我们只想知道,你爷爷现在在哪里?那些神秘的脚印是不是你爷爷留下的?他到底要干什么?”
  “无可奉告。”达达瓦卡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酝酿了很久才平静的说出这四个字。此刻,他脸上只有孩童般的幼稚,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出有很深的城府的样子。
  炮兵胡山一听这话就火,他揪住达达瓦卡的领子,恶狠狠地说:“连长,让我毙了这小子,看他还嘴硬不?老子就不相信他爷爷能眼看着孙子遭难而不管!”说完,他用手枪顶住达达瓦卡的脖子,准备开枪,他想用这种方法逼噶伦老爹现身。
  达达瓦卡轻蔑的一笑,然后注视着宋乾坤,眼里没有一丝惊恐,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宋乾坤感到十分惊讶,他在想,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应该有怎样的自信才能表现出成人的成熟稳重。他示意胡山放开达达瓦卡,并亲自为达达瓦卡整理好衣领,深沉的说道:“达达瓦卡,宋叔叔相信你没有任何恶意,可是我们真的很想知道你爷爷现在的去向,我们不是怕你爷爷独吞财宝,而是怕他单独行动,会遭遇不测,那些日本忍者心狠手辣,比起你们炮烙营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可要想清楚了。”
  宋乾坤刚走出几步远,达达瓦卡突然开口说道:“宋叔叔,我爷爷曾经跟我说过,萨尔尼陀罗经原本分为两卷,一卷在敦煌,另一卷在洛水迷宫。我们在金棺里找到的那份帛书其实是萨尔尼陀罗经的后半部分。我爷爷要想破解宝藏的玄机,肯定要去取在敦煌的那一卷佛经。”
  通讯兵王冶听说另一卷佛经在敦煌,没好气的说:“敦煌离这里少说也有几百公里,我们现在人困马乏,不适合长途奔袭作战。”
  “不对,噶伦老爹说过,他在敦煌潜伏了二十多年,已经将萨尔尼陀罗经的前半部分拿到手了,还说把它藏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你们还记不记得,他要带我们去取佛经,结果却把我们引入洛水迷宫,原来他是想利用我们拿到另一卷佛经啊。这样看来,佛经的前半部分肯定在楼兰。”夏墨林博士越说越激动,以至于情绪有些失控。
  “达达瓦卡,你爷爷说过把敦煌的那卷佛经放哪里了吗?”夏凌昊突然插了一句,一双明亮的眼睛不时有流光闪过,周身散发出一股阴冷之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达达瓦卡紧紧盯着夏凌昊,似乎要洞穿对方的心灵世界。直到宋乾坤向他投去一个信赖的眼神,他才缓缓说道:“爷爷说过,人在尘世犯下的罪孽是不可饶恕的,唯有潜心研习佛法才能得到佛祖的点化和庇护。”
  “去佛塔!”宋乾坤不等达达瓦卡说完,就下达了行动的指令。队伍立刻集合完毕,朝着佛塔的方向全速前进。
  平川樱子的身体很虚弱,平时都是由夏墨林来照顾的。刚才,夏墨林看到宋乾坤下达了紧急行动的指令,就知道萨尔尼陀罗经有了下落,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对宋乾坤的秉性也掌握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宝藏的下落有了眉目,他一激动就把樱子抛到了脑后,樱子不急不慢地在队伍后面走着,趁人不注意从怀里取出一块绣帕扔到了地上。

  第五十九章 佛塔古灯

  樱子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她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当她走出去十几米远后,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夜行衣的忍者。这个忍者几乎没多想就从地上捡起了绣帕,只见绣帕上绣着一朵美丽的樱花,旁边有两个血字“佛塔”。忍者刚要转身离开,他的眼前闪过一道黑影,只觉脑袋被什么硬物重击了一下,便当场昏厥过去。
  偷袭忍者的正是特遣队和考古队的维吾尔族向导噶伦老爹。他将忍者的尸体拖到旁边的马厩里隐藏起来,然后又将那张绣帕放回原地,之后便匆匆离开。不多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夏墨林博士急匆匆地赶回来,他想拿走屋里的那张椅子,那可是极其重要的文物,刚才走得很急,差点给忘了。
  夏墨林拿上椅子,刚走出房间就发现了地上的绣帕,他捡起来仔细看了看,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疙瘩,他向四处张望,见周围没人,又把绣帕揣进怀中,接着便追赶队伍去了。
  樱子正走着,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当她看清是夏墨林后,脸色更是变得惨白。夏墨林盯了樱子一眼,以少有的严肃口气问道:“樱子,你丢东西了没有?”
  “啊?没没有。不,也许丢了吧我也不清楚。夏叔叔,你怎么又突然回来了,你捡到东西了?”樱子的一颗心碰碰乱跳,心脏仿佛要撞开胸膛跳出来,她的话听上去有些语无伦次。
  夏墨林博士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樱子,径直朝前走去。此时,樱子望着夏墨林的背影,楚楚可怜的面容一下子变得阴冷无比,一双锐利的眸子像刚锥一般刺向夏墨林的后背。她心想:他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他刚才并没有当面揭穿我,也许他根本没发现什么,千万别慌,真到了万不得已的那一步,我也就不必顾念他和父亲的交情了。
  特遣队和考古队的人很快就赶到了楼兰佛塔那里。这是一座七重宝塔,塔基为方形,边长差不多有二十米,由土坯和硬木建造而成。塔身厚重浑圆,几多疮孔,显得残破不堪,能让人深切的感受到历史的沧桑。从残存的宝塔外形上可以推断出,顶部原来很尖,有几分哥特式建筑的影子,亦像是一座小型的金字塔,现在经风沙长年累月的侵蚀,宝塔顶部已近似一个椭圆形的穹顶,远远望去,颇有拜占庭建筑的风貌。
  佛塔前竖立着一根长约十米,直径为六十厘米的粗壮胡杨木头。木头上涂满了红色颜料,那是如火般的赤红,站在木头前面,你仿佛看到了一团熊熊烈火正在燃烧着木头。木头的顶部挂着一具烧焦的尸体,微风吹过,空气中飘散着一股焦臭的气味,闻之令人作呕。尸体上还冒着袅袅青烟,很显然是刚被人焚烧后不久。
  夏凌昊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木头上刻着一个阿拉伯数字“5”,而尸体严重烧毁,已无法辨认。特遣队和考古队的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是什么人如此残忍,竟然把人活活烧死,还要挂在一根涂满红色颜料的木头上示众。
  夏墨林博士眉头紧皱,指着木头说:“这应该是祭旗。远古时代,蛮族部落在出征前会杀掉一批其他部落的俘虏来祭旗以振军心。当然,这祭旗也不一定就是在战争时才使用,比如说部落里有重大的祭祀活动,也会杀掉犯了族规的犯人来祭祀祖先和神灵。据我所知,古楼兰人有太阳崇拜,他们把自己的墓穴上插满胡杨木桩摆成一个太阳的造型,以此来求得太阳神的庇护。他们在竖立的木头上涂满红色颜料也和太阳崇拜有关,太阳是火红的,人的鲜血也是红色的,古楼兰人很喜欢红色,他们甚至认为鲜血可以用来避邪。”
  经夏墨林这样一说,炮兵胡山倒想起了当兵以前自己倒斗时碰到的一些怪事,他对众人说道:“早年,我在安阳殷墟古墓中盗过不少古玉,有些古玉上就涂着很多红色颜料,那颜色火红火红的,当时古墓里有很多殉葬的奴仆,他们的尸体就趴在那些古玉上,我还以为是他们的鲜血把古玉给染红的。后来我专门把盗出来的古玉拿到北平的琉璃厂,让几位古玩界的老师傅给长长眼,你们猜怎么着?”胡山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通讯兵王冶知道胡山这是在吊大家的胃口呢,没好气的说:“行了木匠,你他娘的就别卖关子了,赶快跟大伙说说吧。”
  胡山瞪了王冶一眼,接着说:“几位老师傅说,那些古玉都是新疆的和田玉,是周穆王西征时,楼兰国的国王送给周穆王的贡礼,至今已有三千多年了。我当时差点乐晕过去,你们想呐,三千年的古玉那值老鼻子钱了,咱能不激动嘛!”
  “哎呀,有些人啊,就知道吹,把没有的事都能说出花儿来。指导员,用你们文人的话怎么说来着?”王冶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指导员肖俊,顿时又想起了什么,兴奋的说:“对了,我响起来了,你这叫哗众取宠,俗啊,俗不可耐!”
  胡山火冒三丈,王冶的屁股登时吃了一记“如来神脚”,疼得他嗷嗷直叫。众人看罢,不禁捧腹大笑,笼罩在心头的恐慌竟被这两个“活宝”的乐子一扫而光。
  最后,还是宋乾坤替王冶解了围,他当即下达了军令,除留下几名战士守在佛塔外面,其余的人都进了佛塔。在进入佛塔前,达达瓦卡一直抓着宋乾坤的手,他劝宋乾坤不要进佛塔,说他爷爷曾不知一次的警告过他,佛塔里面阴气很重,真的有妖魔鬼怪一类的幽灵存在,进到佛塔里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然而,宋乾坤只是报以微笑,根本没把达达瓦卡说的话放在心上。
  宋乾坤走在队伍最前面,他看到佛塔的门虚掩着,被凛冽的寒风一吹,残破的门像筛子一样来回晃动,并发出“吱悠吱悠”的声音,听上去就让人感到恐惧。他刚想用手推开门,门竟然自己打开了,一个浑身被黑袍裹住的男人背对着宋乾坤说:“恭候多时了,你们跟我走吧。记住,只要我手里的灯不灭,你们就不能回头,否则你们都得葬身佛塔。”
  听到穿黑袍的男人说灯,宋乾坤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的确端着一盏油灯,这盏油灯造型奇特,是一只青鸟的模样,灯芯自青鸟的嘴里伸出来,等点燃以后,灯芯就自动钻进青鸟的肚子里,接着火光一亮,青鸟的肚子看上去像透明的一般,耀眼的光芒立刻照亮了佛塔里的每个角落。
  不仅是宋乾坤吃惊不小,站在他身后的夏墨林更是惊叹不已,根据他多年考古的经验判断,这应该是一盏青铜质地的油灯,距今少说也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了。他敏锐的觉察到,制作这盏油灯的人应该是一位巧夺天工的奇匠,他还从来没发掘过一件透明的青铜文物。
  “你他娘的是谁?别在老子面前装神弄鬼!”宋乾坤举起鬼头大刀,准备斩杀眼前穿黑袍的男人。他总觉得穿黑袍的男人说话怪怪的,由于后者一直背对着他,他也无法看清后者的容貌。
  穿黑袍的男人一声不吭,继续往前走,他走路的姿势也很奇怪,比如上佛塔的楼梯的时候,他所有的步子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这不免让人产生怀疑:他是不是被鬼魂附身了?难道这佛塔里真有鬼怪?
  佛塔里的空间很狭窄,只有一条弯曲盘旋的通道,渐次往上走,众人的心始终悬在半空,佛塔里有一股沉闷的气息,让人倍感压抑。大约走到第三层的时候,持灯的黑袍男子突然发出阴森的怪笑,说:“天王的红脸好像有点淡了,你们当中必须有一人用自己的鲜血来重塑天王的金身,你们谁来呢?”
  宋乾坤听到黑袍男子要向他索命,登时勃然大怒,喝道:“你他娘的想要老子的命,有本事就来取!”说着,他手中的鬼头大刀带着劲风砍向黑袍男子。与此同时,黑袍男子手中端的那盏古灯突然熄灭,走在队伍最后面的一名战士惨叫一声,接着滚下了佛塔的楼梯。
  顿时,佛塔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并不时发出动物的哀嚎和女人、孩子的哭声。特遣队的战士打开冲锋枪的保险盖,纷纷将子弹上膛,随时应对突发情况,冷汗早已浸湿后背的衬衣,他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勇士,他们不惧怕任何有血有肉的敌人,可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像幽灵似的对手,他们的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
  宋乾坤感觉自己那一刀并没有砍中黑袍男子,而像是砍在了佛塔楼道两边的墙壁上。就在这时,美女记者邦妮从棕色旅行包中取出手电筒,整个楼道又重新亮起来。邦妮将手电筒交给宋乾坤,由宋乾坤在前面带路。队伍很快就登上了佛塔的第三层,这里有一间不大的殿堂,里面摆放着香案和一尊塑过金身的佛像。奇怪的是,黑袍男子好像一下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众人找遍了暗室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第六十章 赤面佛祖

  就在众人紧锣密鼓的寻找黑袍男子下落的时候,夏墨林却把注意力转移到殿堂的佛像身上。因为这座佛像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只见佛像是一张红脸,腰间还挎着一柄青铜剑。
  从佛像威严端庄的面容上可以看出,它带有印度佛像的典型特征,因为一般中原王朝的佛像大多面容慈祥宁静。夏墨林还知道,古楼兰人信奉的是密宗佛教,它跟东汉时期才传入中原的佛教以及带有明显地域文化的藏传佛教不同,它省略了中间的传播过程,而是直接复制了印度佛教的教义和教规。
  另外,古楼兰人属于印欧人种,其使用的佉卢文也是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时期发明的古文字,只不过古楼兰人在保留了基本字母的前提下进行了加工再创造。佉卢文在印度盛行时期正是佛教兴盛的时候,由此夏墨林还大胆推测,世界上最早的佛经很可能也是用佉卢文书写的,而他现在则对古楼兰人用佉卢文编纂的那部萨尔尼陀罗经更感兴趣了,只要找到这部佛经,宝藏的秘密就可以大白于天下。
  宋乾坤看到香案上还摆着几柱香,他便用打火机点上,然后又在佛像前拜了几拜。美女记者邦妮感到很奇怪,她不明白宋乾坤为何要这样做,权且把佛像当成了基督圣主耶稣,也跟着宋乾坤拜起来。夏墨林看到宋乾坤如此虔诚,忍不住赞道:“没想到将军也是一个普渡众生的佛教徒。”
  听夏墨林这样一说,宋乾坤反倒一头雾水,他解释道:“博士,你说什么呢,我这是在拜关二爷啊,祈求关二爷保佑特遣队的兄弟们,希望他老人家能让兄弟们多杀几个小鬼子。真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会有关帝庙,看来关二爷这武圣人比孔子老儿那文圣人的名声大多了。”
  “关帝庙?关二爷?将军这玩笑开的”夏墨林听了宋乾坤的话,反倒更糊涂了。
  “博士,你没看到这佛像是红脸吗?普天之下还有哪位神仙的脸是红色的,这当然是关二爷了!再说了,人家古楼兰人也没见过中原的关帝长什么样,也就随便找了个僧人塑个金身权当是关二爷的身子,可这红脸是不能代替的。”宋乾坤越说越激动,他是在说书场里听书长大的,对那些英雄好汉的事迹过耳不忘,他最佩服的还是关羽,据说他那把鬼头大刀的重量就是仿照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同样是重八十二斤。他当即招呼特遣队的其他兄弟,大家一块拜起了眼前的“关公”。
  还是王冶眼尖,一眼就看到佛像手里拿的不是青龙偃月刀,而是一柄青铜宝剑。他大体上量了量,觉得宝剑差不多有七尺长,将近一米六的长度,什么人会使用这样的宝剑呢?
  宋乾坤看到王冶不专心致志地拜“关公”,而是随便动“关公”手中的宝剑,当即怒道:“你他娘的不好好拜关老爷,在那儿瞎摆弄什么?”
  “不对呀,连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