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宋乾坤听着一头雾水,他连字都没认全,哪知道什么是恐龙,他当即挖苦詹姆斯:“没想到你这个老杂毛知道的还真不少啊。不过,我得批评你一下了,你刚才说什么‘空龙’?我们中国的龙是都在天空中飞翔,能腾云驾雾,能普降甘霖,什么时候变成替皇帝拉车的畜生了?皇帝都说自己是真龙天子,他能自个儿给自个儿拉车?全他妈扯淡!”
  队伍里的几个女人听了宋乾坤的一番“高谈阔论”,一个个都被逗乐了,詹姆斯教授非但没怪罪宋乾坤,倒觉得眼前这个山东大汉是个爽快人,是真正可以结交的朋友。他向宋乾坤投去友好的目光,友善的说:“将军阁下,我向您推荐达尔文写的《物种起源》,您看过后会对整个世界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唉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咱还没稀罕够,你们外国佬写的书有啥好看的?不看!”宋乾坤严词拒绝,他还是对詹姆斯这样的外国人怀有敌意的。
  美女记者邦妮一听就不高兴了,质问宋乾坤:“你有什么资格批评达尔文?科学是没有国界之分的,你们中国人就是闭关锁国,才不断遭受列强欺侮,你们只知道一味的愤怒咒骂,而不知道自己要反省自强,努力去改变什么,真是替你们感到悲哀!”
  “你这个美国婆娘,你”宋乾坤什么时候被别人这样顶撞过,一时竟语塞了,他转过头看着特遣队的几个骨干,尴尬地说:“她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指导员肖俊有点幸灾乐祸,他耸耸肩,无奈地说:“这个好像没人能帮上忙,女人的事总是很麻烦。”听肖俊这么一说,其他几个骨干也识趣的走开了,把宋乾坤一个人撂在那里。
  不过,关键时刻还是有人挺身而出,她就是一直暗恋着宋乾坤的宋心雨。她问夏墨林:“博士,你们说的周穆王是什么人物?”
  夏墨林看着宋心雨说:“周穆王姬满是西周王朝的第五代国君,他的曾祖父周成王姬诵和祖父周康王姬钊都是很有作为的君主,他们一起缔造了西周史上有名的‘成康之治’。周穆王继承了先祖的伟大志向,一生致力于西周王朝的疆土拓展,他不喜欢临朝听政,而是喜欢到处旅行。他一生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据说征伐的疆土周围各几万里,尤其是他的西征,更是充满了神话色彩。如果说就疆土拓展这一点,硬要拿出一位帝王和他相提并论,那也只有成吉思汗了,但是成吉思汗并没有亲自指挥将士西征,而周穆王的西征则是亲力亲为。”
  “原来,我们中国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位传奇帝王,他不喜欢临朝听政,而是喜欢到处旅行,他应该是一个冒险家或者说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吧。”宋心雨边说边向宋乾坤递去暧昧的眼神。
  这时,飞行员杰克反倒有些不满了,要知道成吉思汗是他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周穆王身上的传奇经历在他看来只是一个神话传说而已,毫无历史佐证,他极力为“一代天骄”辩护,这赢得了蒙古勇士巴特的青睐,当然夏墨林博士除了报以微笑外,就不便在多说什么了。
  美女记者邦妮又来到殿堂西面的墙壁,墙上的壁画更加令她震惊。第一幅壁画描绘的是一群“野人”在大巫师的带领下,于佛塔前设祭坛竖立祭旗以祭奠太阳神,天空中的太阳炽热毒辣,虽是白天,却看上去殷红如血。第二幅壁画描绘的是,祭祀过后,天空中降下一场红雨,楼兰古城的居民惊慌失措,它们开始大肆劫杀丝绸商道上的汉朝使臣。第三幅壁画上描绘的则是一位身材魁梧,武艺高强的刺客,携带一把七尺长的青铜宝剑,他英勇果敢,在酒宴上毅然决然的刺杀了楼兰王。第四幅壁画描绘的是在遥远的汉朝未央宫里,生命垂危的汉朝皇帝命许多方士在炼制丹药,紧接着皇宫里搜出了很多插毒针贴满诅咒纸符的木偶人,皇帝开始大肆屠戮,整个长安到处火光冲天,一片鬼哭狼嚎。
  夏墨林博士看了壁画也倍感惊讶,他连忙向众人解释:第四幅和第三幅壁画应该是弄错了顺序。第四幅壁画描绘的是,汉武帝晚年时期,迷恋长生不老仙术,在未央宫中聚集了大量方士,皇帝命令这些方士昼夜炼丹,但是一直都得不到仙药。后来,方士们为了逃脱罪责,就在宫中安放了许多插满毒针贴着纸符的木偶人,并向皇帝告发说有人诅咒他。皇帝大怒,命人追查此事,后来就查到了太子刘据头上,逼得太子不得不造反,太子反叛失败后被杀,皇帝最宠爱的女儿的儿子也死于非命,这就是历史上着名的巫蛊之祸。此时,汉武帝已是行将入土之人,他回首自己的一生,感慨万千,并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痛定思痛,不但封禅泰山,而且颁发罪己诏,在普天下的老百姓面前忏悔,由此汉武帝也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颁发罪己诏的皇帝。
  听完叔叔的解释,夏凌昊又对其他几幅壁画阐述了自己的意见。据《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西征到了昆仑山瑶池之畔,见到了玉皇大帝的正妃西王母,他向西王母求长生不老药,西王母以天山雪莲赠之。《史记》上说,周穆王五十岁登基,又坐了五十五年的国君,活了一百零五岁,虽说这和长生不老比起来不算什么,但在凡人看来也算高寿了,这会不会和饮用天山雪莲有什么关系呢?
  再者,据夏凌昊考证,维吾尔族人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西王母赠给周穆王的天山雪莲其实就是雪莲中最名贵的一种叫“血莲”,据说服用后可以长生不老。当然这也只是一种传说,和噶伦老爹讲的那个传说几乎就是一个范本。这样一来,古楼兰人坚信,血莲就在楼兰,当时楼兰又经常遭受战争和瘟疫,所以楼兰王就经常在佛塔前启用巫师进行祭祀活动。再后来,在匈奴做人质的安归被匈奴王遣送回国,并把他捧上王位,他之后就开始与汉王朝为敌,联合龟兹劫杀汉朝使臣,夺取财物。汉昭帝派刺客傅介子潜入楼兰,伺机刺杀了安归,并把在汉朝当人质的安归的弟弟尉图耆推上了楼兰王的宝座,也就是在西汉元风四年,尉图耆改楼兰为鄯善。这和噶伦老爹讲的传说一对比,却有很多不同之处,因为按照正史的记载,安归和弟弟尉图耆是不可能同时去天山的,那么尉图耆又怎么会和光月王后扯上关系的?到底是噶伦老爹在说谎还是史书欺骗了后人?
  这时,安娜指着墙上的壁画说:“这个叫傅介子的刺客是什么来头?”
  夏墨林刚想作出解释,他觉得还是让詹姆斯教授代劳比较好,因为队伍里特别是特遣队的人一直对詹姆斯怀有敌意,也许他们在看到詹姆斯教授那样热爱中国的文化后,说不定能缓和矛盾。詹姆斯教授接过话茬:“傅介子是和荆轲一样的侠士,他们为了天下苍生而不顾个人安危,在各自的领域都干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并为后人永远瞻仰称颂。只不过,荆轲在《史记》中被司马迁着重渲染了一番,这反倒掩盖了傅介子的光芒。”
  “这么说,佛塔第三层的殿堂里供奉的那尊塑过金身的佛像不是荆轲就是傅介子了?”胡山顺便插了一句。
  夏墨林略一沉思,接着说:“荆轲刺杀秦王失败后,尸体就被车裂了,那尊佛像怎么可能是荆轲呢。但我也不敢肯定他就是傅介子,因为关于傅介子的去向,民间和官方史书上都有很多种记载,这也成了一桩历史疑案。有人说,他就葬在了他的故乡甘肃庆阳,还有人说,他刺杀了楼兰王安归后,也遭到了楼兰王亲信的追杀,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而是随李陵的三千降卒一起投降了匈奴,在遥远的西域度过了凄凉的余生。”
  通讯兵王冶听到这里,插话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栖身之所。那个什么什么傅介子肯定是躲到楼兰来了,楼兰王的那些亲信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日夜追杀的仇人竟然就躲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胡山踢了王冶一脚,瞪着一双牛眼,讥讽道:“你小子懂个屁!人家汉武帝可是雄才大略的君主,整个天下都是他的,还保不住一个傅介子,非得让傅介子躲在贼窝里避险?”
  王冶也不甘示弱,狡辩道:“俗话说得好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他还没说完,剩下的话又让宋乾坤的一脚给踢回肚子里去了。宋乾坤可没时间和精力听他们两个人扯淡,他带领队伍马上朝佛塔的第五层走去。

  第六十三章 金缕玉衣

  众人登上佛塔的第五层,发现通往殿堂的门被青砖给封死了,根本进不去。说是青砖,其实就是用粘土和细沙混合制成的比较坚硬的土砖块。这些土砖很有规律的垒砌成一面厚实的墙,彼此之间可谓严丝合缝,找不到一点空隙。墙上有多处撬挖的痕迹,显然是有人来过这里,但是因为有墙堵住了去路,来人可能无功而返。
  “大个子,看来你有麻烦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美女记者邦妮看着厚实的墙壁一筹莫展。
  工兵营的一个战士主动上前接受任务,他仔细查找土砖间的缝隙,小心翼翼地将其中一块砖慢慢向外抽,企图先在墙上打个洞出来,然后再慢慢开凿出一个通道。他一边向外抽,周围的土砖仿佛和它是一个整体,也跟着挤压过来,他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面普通的墙,很可能是某个机关,也许抽出了第一块砖,整面墙壁也都垮塌了。
  特遣队一排长马武看工兵营的战士迟迟不肯动手,他“蹭”一下火冒三丈,扯开嗓子吼道:“你他娘的磨蹭什么呢,让开!不用那么麻烦,干脆让老子用手雷把它炸开得了!”
  “这种墙体结构复杂,砖缝间居然含有流动的细沙,牵一发而动全身呢,很显然是有人精心设计的一个防盗机关。另外,这面墙又和整座佛塔连为一体,如果把它炸了,我们都得被活埋。”战士立刻阻止了马武,并向他解释道。
  “他奶奶的,这里面藏着什么宝贝,值得狗日的如此费心?”马武余怒未消,依旧骂个不停。
  宋乾坤拍拍战士的肩膀,向他递去一个信任的眼神,鼓励他道:“兄弟,你一定有好法子对吧?连长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把门打开的。”
  战士无奈地摇摇头,表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复杂的墙体机关,他也无能为力。
  夏墨林觉得既然这是一个机关,那一定有开启机关的方法。他仔细敲打着墙上的每一块砖,并把耳朵贴在墙上聆听,当他敲到墙正中间的一块砖时,竟发出清脆的响声,与其他砖不同,他又发现这块砖上刻着一个阿拉伯数字“5”。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这个奇怪的阿拉伯数字了,它到底预示着什么呢?夏墨林被一团巨大的迷雾笼罩起来。夏墨林先用手指轻敲几下,墙体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他又用手掌使劲按了一下,墙体仍然没有什么变化。
  宋乾坤在一边看着干着急,他示意夏墨林博士向后退,他举起鬼头大刀,用刀把猛烈地撞击墙体中间的那块砖。突然,从地登入hg8800手机版皇冠|官网来一声隆隆巨响,高大厚实的土墙缓缓开启,一道刺眼的金光从殿堂里面射出来,众人一时竟无法睁开双眼。
  众人有序的进到殿堂里面,只见殿堂里空空如也,只在中间摆放着一张破旧的木桌。木桌上躺着一具金缕玉衣,四千多块温润的和田翠玉用金丝串连制成一具金缕玉衣,那些玉片就像是一块块碎玻璃,在阴暗的殿堂里,金丝的光照射在上面,又折射出万道金光,观之令人汗颜,令人惊叹不已。
  “这铠甲上面全是玉片啊,估计是皇帝老儿的东西吧?宝贝!新鲜!真不错!”宋乾坤以为自己又得到了一件稀世铠甲,他用手轻轻抚摸着金缕玉衣上的玉片,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宋乾坤正准备将金缕玉衣抱起来仔细观摩,夏墨林博士当即制止道:“将军,这可不是什么铠甲,这是汉代的皇帝下葬时穿的金缕玉衣。一则显示皇族的富有尊重,二则此金缕玉衣还有防腐之功效,如果周围的环境能保持恒温恒湿的话,尸体可能千年不朽。”
  “这么邪乎?俺咋看咋觉得它像铠甲的孪生兄弟,皇帝老儿穿着它下葬?就这破佛塔,既不能遮风挡雨,又不能驱寒避暑,哪家的皇帝会葬在这里?也没看见棺材在哪儿,你不会糊弄老子吧?”宋乾坤在洛水迷宫里刚得了一件元代的黑色战甲,其他的战士嘴上不说什么,心里肯定嫉妒死了,也许压根儿就没人希望眼前的东西会是一件铠甲。他把目光又投向胡山,征求这位“倒斗兵”的意见。
  “连长,您别看我啊,我当兵以前是靠倒斗过日子,可倒斗这一行也分三六九等,就我那两下子最多也就挖个王爷的墓,这皇帝的墓我也没进去过。不过,这金缕玉衣我倒是听有道行的前辈们讲过,跟博士说得差不多。”胡山把手插进袖子里,嘿嘿一笑,脸上是尴尬的表情,没能在连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他不禁在心里咒骂:他娘的,哪家的皇帝不在风水宝穴里好好呆着,跑来这里给老子添乱?真他娘的晦气!
  夏墨林博士仔细查看了金缕玉衣一番,他发现这是一具严丝合缝的金缕玉衣,做工上乘,算得上是一级国宝。可这御用之物怎么就平白无故跑来了古楼兰?难道这古楼兰真埋着一位汉代的皇帝吗?不对,汉朝历代皇帝的陵寝都在中原,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另外,就算有一位皇帝葬在这里,也不该埋在佛塔里,就算埋在佛塔里,也不能没有棺椁吧?这里就一张破桌子外加一具金缕玉衣,这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凤凰和鸡为伍,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谍报员宋心雨似乎猜透了博士的心思,她将话题叉开:“博士,除了皇帝能享用金缕玉衣的归葬方式,还有没有别的人也可以”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谁还能大的过皇帝?要是这金缕玉衣是什么人都能穿的话,那皇帝还是皇帝吗?”炮兵胡山打断宋心雨的话,急于表达自己的看法。
  通讯兵王冶看到宋心雨受到冷落,他也知道宋心雨和宋乾坤之间的暧昧关系,他见表现的机会来了,当即反驳胡山:“吆,这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四条腿的蛤蟆两条腿的鸡都入了您老人家的法眼了?敢情您是孔夫子,我们都是文盲?皇帝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就算他爹先他而去,他娘不是还在吗?你说这金缕玉衣他娘穿得还是穿不得?”
  “你”胡山瞪着一双牛眼盯着王冶,肺都要气炸了。
  “都他娘的闭嘴!”宋乾坤在两人的屁股上各踢了一脚,两人灰溜溜地走开了,“匪兵”遇“飞将”,有理也说不清。
  被二人这么一闹,现场的气氛反倒活跃起来。夏墨林博士指着金缕玉衣说:“这金缕玉衣并不只是皇帝专用,那些有实力的诸侯王也是可以用的。”
  詹姆教授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接上话茬:“那傅介子刺杀了匈奴人扶立的楼兰王,为西域的安定繁荣立下了汗马功劳,汉昭帝还下旨赐封他为义阳侯,那他有没有权利使用金缕玉衣?也许佛塔里供奉的金身佛像正是傅介子。”
  “应该没有这个可能,傅介子只有封号没有领地,他的地位也无法与诸侯王相比,怎么可能使用金缕玉衣下葬,这可是杀头之罪,要诛灭九族的。”夏墨林博士解释道。
  “这金缕玉衣里面躺的会是谁呢?”詹姆斯教授更加疑惑不解了。
  胡山看他们一筹莫展的样子,嚷嚷道:“这还不简单嘛,把金缕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