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宋乾坤刚要开口说什么,看见杰克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脸上还沾着未干的血渍,他不禁眉头紧皱,说:“我说美国来的高级飞行员,咱能不能把脸上的血擦掉?你看你这熊样,跟乞丐有什么不同?”
  杰克瞅了宋乾坤一眼,很不情愿的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这下彻底成了一个大花脸,他还冲着宋乾坤做了几个鬼脸,趁宋乾坤不注意,竟在宋乾坤脸上抹了一把鲜血。宋乾坤站起身来,追上杰克,毫不客气地在他屁股上狠狠地踢了几脚,痛得杰克嗷嗷直叫。
  让杰克这么一闹,宋乾坤原本到嘴边的话竟然又忘了该说什么了,他略一沉思,对三人说:“快过年了吧?”
  胡山和马武同时一怔,他们两个目不转睛地看着宋乾坤,他们的双脚自从踏上楼兰大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为如何生存下去而艰难挣扎度日,还从来没想过其他的事情,今天连长怎么突然提起过年的事来了?杰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是一个美国人,脑子里自然没有春节的概念。
  “忘了,哎?大兵,今天是几儿?应该快了吧。”胡山满不在乎的说道,他那冰冷的表情在告诉宋乾坤,他讨厌过年,也许他压根也早没了过年的意识。
  “这我哪知道啊,自从参军以后,都十几年没回过家了,俺娘包的饺子好吃,是韭菜馅的,赶上好年景,兴许还能吃出几块肥油来。”代号为“大兵”的胡山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却已道出了心酸。
  宋乾坤眼里有一汪清泉在打转,他强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强颜欢笑道:“我记得,今天是九月初九,是重阳节,还有三个多月就要过年了。”
  “我就说嘛,这秋天刚来到,您就提过年的事,日子还长着呢。”马武接过话茬。
  “我想我爹妈了,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们长什么样儿,但是我真的很想他们。”宋乾坤将一枚古钱币扔进火堆,火光映在他那张刚毅的脸上。
  三个人听完宋乾坤的话,全都沉默不语。
  过了良久,宋乾坤沉声道:“兄弟们常年在外奔波劳碌,不能在双亲跟前递茶送水,今日多烧些‘纸钱’,聊表孝心吧。我们守着一座钱山哪,我们他娘的都是天底下最富有的土财主了。”说完,宋乾坤抓了一把古钱币扔到火堆里。
  马武也抓了一把,他犹豫了一下,说他爹娘还没死呢,这是替死去的兄弟烧的,唠叨完了才把古钱币扔进了火堆里。杰克一脸茫然,不过也学着宋乾坤的样子向火堆里扔了一把古钱币。三把古钱币下去,把原本就不旺的火堆彻底压死,连个火苗都看不见了,冒起的黑烟呛得四个人直咳嗽。
  宋乾坤向掌心里呵了一口气,用力揉搓了几下,接着说:“仗得打,年得过,我们不能死在这儿,我们得活着回到故乡,好好数着日子,打完这一仗,我们都回家过年去。”
  胡山知道这是宋乾坤说给大家听的安慰话,他乐意替宋乾坤圆这个场,但他很快就岔开了话题。他告诉大家,这些古钱币是汉朝时期的五铢钱,因为汉朝初年使用的是秦朝的半两钱,而且允许民间私铸,于是有些奸商开始从中做手脚,搞得物价飞涨,市场萧条。汉武帝为了统一货币,就在元狩五年,开始在全国发行统一的五铢钱。这五铢钱年代越是靠前的,发行量越少的就越值钱。
  他仔细查看过这些古钱币,发现钱币上都铸着“五铢”两个篆字,应该是汉朝的五铢钱。再结合以前倒斗的经验,他判断出这些五铢钱应该是西汉早期的,再加上如此多的储藏量,正如宋乾坤所说,他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土财主了。

  第七十章 九龙宝鼎

  半夜十分,杰克实在受不了夜里的风寒,就爬起来在地窖里四处走动,看能不能找到可以逃出去的暗道。当他刚走到地窖中央时,地面上铺着的一块方砖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不是一块普通的方砖,它通体晶莹透亮,闪着蓝莹莹的光,犹如黑夜里的一抹幽影。而且,地面周围再没有其它的方砖,这块方砖摆在这里明显是有其特殊用意的。
  杰克抱着好奇的心态,一只脚轻轻地踩在方砖上,这时,方砖突然缓慢转动起来,发出的蓝莹莹的光也瞬间变成了炽烈的白光,耀得杰克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更为奇特的是,白光投射到穹顶的最高点,杰克借着白光看过去,竟发现穹顶下穿插的胡杨木上面放着一个灰绿色的庞然大物。
  这个庞然大物,杰克从来没见过,说它是缸,它却是方的,说它是锅,它下面还长着三条腿。就在杰克百思不得其解时,他感觉背后有一个黑影在移动,粗重的喘气声就在他耳边回荡,他登时惊吓出一身冷汗,脸色变得惨白,他刚想转身走开,黑影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肩膀。
  “鬼啊!”杰克和黑影同时喊了出来,的确,杰克的脸上都是血渍,在白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阴森恐怖,难怪把身后的黑影也吓了一跳。当杰克看清身后的人是胡山时,他当即恼羞成怒,愤然道:“拜托,大哥。麻烦你下次靠近我的时候先支应一声,这样很容易吓死人的。”
  胡山白了杰克一眼,也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你这个老杂毛,反倒埋怨起我来了?你说你三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到处瞎逛什么呀?这里是地窖,不是窑子,也没有西域葡萄。他娘的,再这么折腾下去,迟早让厉鬼把你拖走!”
  说完,胡山打了一个哈欠,就准备再回去做自己的黄粱美梦,杰克一把抓住了他,示意他往地窖上方看,他这时才注意到地上的方砖发出的白光和那个庞然大物。胡山是个倒斗行家,他越看越觉得那个庞然大物是个非同寻常的物件,直觉告诉他,他可能又碰到什么稀世宝物了。
  胡山大体比量了一下,地面距穹顶下的胡杨木顶棚大约有七八米高,现在地窖里除了一些破箱子堆在角落里以外,就再也找不到可以利用的工具了。他当即脑筋一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催促杰克帮他搬运箱子,然后他们一起把箱子摞起来,这样就搭了一个简陋的脚手架。胡山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把搁在顶棚上的庞然大物搬运下来。
  借助箱子搭起的简陋脚手架,胡山熟练的爬上了顶棚,因为顶棚距穹顶只有一米多的距离,他只能猫着腰查看这个庞然大物。他拿着手电筒仔细查看起这个庞然大物来,发现这竟是一个青铜宝鼎。宝鼎高约一米,鼎口差不多就快顶到穹顶了,它通体浑圆古旧,上刻铭文,并附九条盘龙,鼎下支着三条腿,由于年代比较久远,鼎身上起了一层绿苔一类的斑纹。
  胡山赞叹不已,情绪十分激动,他倒斗多年,什么样的宝贝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如此珍贵的宝鼎。他早就听倒斗的前辈们说,古时候,黄帝打败蚩尤和炎帝,一统华夏,命天下能工巧匠铸了三个宝鼎,以此来象征天地人,祈求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后来,禹做了华夏部落联盟的首领,就收集九州的金属,铸造了九个宝鼎,以象征九州同乐,众志成城。
  原本黄帝铸的三个宝鼎是没有龙纹的,禹为了传承黄帝的精神,就把象征九州的九条龙刻在了三个宝鼎上,同时也借此区别自己铸的这九个宝鼎。胡山心想:按照前辈们的说法,杰克发现的这个宝鼎难道就是黄帝铸的三个宝鼎之一?那另外两个宝鼎会不会也在地窖里?这个宝鼎又象征天地人中的哪一个?
  胡山估摸着这个九龙宝鼎起码得有两千多斤重,想把它弄到下面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当即又返回地面,告诉杰克赶快叫人去,他自己站在方砖上仔细琢磨起来。不一会儿,杰克就把睡眼朦胧的宋乾坤和马武叫了过来。
  “他娘的,你们两个深更半夜的瞎折腾什么呀?”宋乾坤睡眼惺忪的说道,马武也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胡山把情况向宋乾坤汇报了一遍,宋乾坤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立刻苏醒过来,他又成了那个战无不胜的勇士了。和夏墨林朝夕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宋乾坤也受到熏陶和感染,他开始端正了对文物的态度,尤其是博士被戴京剧脸谱的黑衣人抓走以后,他的心里就更加内疚,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博士未完的事业。所以,现在他一听到文物两个字,浑身就热血沸腾。
  地上铺着的方砖继续转动着,依然散发出炽烈的白光,耀眼的光柱照射在宝鼎上,也不知怎么的,宝鼎上的绿苔斑纹开始一点点脱落,接着就不停地往下滴血。宋乾坤站在方砖上,正在仔细查看情况,突然感觉有冰凉的东西落在了脸上,他用手一摸,原来是鲜血,他猛然抬头望向宝鼎,这哪是一个宝鼎,简直就是一个被鲜血包裹的肉球。
  “哎呀妈呀,这是啥玩意儿?你把我和连长叫起来,就是让我们来观赏这个妖物?”马武的话中夹杂着一些火药味。
  胡山瞪了马武一眼,奚落道:“你懂个球,这是咱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还他妈妖物?整个没见识的兵油子!告诉你吧,你就是从九龙宝鼎上磕下一块泥巴来,都够你吃一辈子的。”
  “你就吹吧!我长这么大也没听说过咱哪个老祖宗有这么大能耐的。”马武不屑地说道。
  “黄帝!这是黄帝铸造的九龙宝鼎!”胡山这回是真急了。
  “还皇帝呢?这都民国了。”马武揶揄道。
  “你唉”面对马武的无知,胡山也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
  宋乾坤没有心思听胡山和马武磨嘴皮子,他当即制止了两人的争吵,几个人在一起商量如何才能把九龙宝鼎弄下来。胡山仔细查看过,胡杨木顶棚间的缝隙仅能容一人通过,很明显,顶棚在搭建时就把宝鼎封死在了里面,也有可能是,为了保藏九龙宝鼎,古楼兰人才搭建的这个牢固的胡杨木顶棚。综合各种考虑,九龙宝鼎在古楼兰人的心目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这个古老的城邦国家在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的同时,很可能也崇信一种诡秘的巫术文化。
  “连长,看样子,把九龙宝鼎弄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得从长计议。”胡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略一沉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把目光停留在地上铺的方砖上。
  胡山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沿方砖的缝隙插了进去,略一用力便把方砖翘起。方砖被翘起的一瞬间,一道炽烈的白光猛然射出来,就如同一轮明月从地下升起,无比耀眼的白光令众人无法睁开眼睛。奇怪的是,这白光如白驹过隙,一闪即逝,突然间褪去许多光芒,变成如萤火虫般的微光。
  没等胡山动手,杰克就抢先一步把方砖下的东西取了出来,这是一颗很大的夜明珠。杰克立马想起了在古墓里发现的成吉思汗的宝藏,其中一个箱子里也放着一颗世所罕见的夜明珠,那批宝藏被噶伦老爹使了个调虎离山之计,给藏了起来,他现在怎么看这颗夜明珠怎么像箱子里的那颗。
  胡山虽说是倒斗出身,但他却不像杰克那样贪财,倒斗对他来说就是人生中最华丽的挑战,当他被无数新奇诡异的东西所吸引时,他可以得到常人难以体会到的精神愉悦,而在一次次战胜困难的过程中,他则更能领悟到人生的真谛,更能感受到一个古老而富有智慧的民族是如何创造出一件件令世人无比惊叹的瑰宝的。
  宋乾坤注意到方砖下面是一个可以转动的罗盘,罗盘上密密麻麻刻满了许多符号,咋一看,很像是古代的航海家使用过的罗盘针。罗盘的中央是一个半球形的壳,这个壳里就盛放着那颗夜明珠。
  不过,罗盘是顺时针旋转,罗盘中央的壳却是上下翻滚,看上去速度很缓慢,夜明珠竟然不能从壳里掉出来,这真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由于牵涉到机械装置,胡山心想,这地窖里可能有机关,而这个机关可能与九龙宝鼎有关,如果他们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借助机关把九龙宝鼎取出来。
  胡山从杰克手中夺过夜明珠,重新放回壳里,他开始仔细观察起来。过了很长时间,他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反倒是站在一边的三个人困得要死,不一会儿三人就躺在地上睡着了。天快亮的时候,胡山实在是扛不住了,迷迷糊糊也打起了瞌睡,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穿白衣戴紫金冠的少女走过来,她从壳里捡起夜明珠,藏到袖子里,又对着罗盘念了几句咒语,就飘然离去,胡山很想抓住她的手,他极力向前伸出胳膊,却怎么也抓不住离去的少女
  这时,地窖猛然晃动起来,从地窖上方传来一阵隆隆巨响,仿佛有一道闪电瞬间穿过穹顶。接着,用胡杨木搭建的顶棚开始有规律的自中央向两边缓慢打开,大量的淡蓝色气体弥漫开来,如同在半空中飘着一层蒸汽。
  宋乾坤他们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看到九龙宝鼎正悬浮在空中,缓慢降落下来。宋乾坤以为自己是睡过了头,用力扭了一下腮帮子,他感觉很痛,但这时仍看到同样的景象,他不禁呆住了,这难道又会是地球磁场在作祟?如果不是,那肯定是妖魔鬼怪他再也不敢往下想了,当即命令其他人做好战斗准备。
  不消一刻,九龙宝鼎稳稳落地,它落地的一刹那,地窖剧烈摇晃起来,整个地面仿佛都要塌陷下去。四个人躲得远远的,眼睛紧紧盯着九龙宝鼎,生怕从宝鼎里突然蹿出怪兽一类的妖魔。过了许久,也不见宝鼎有什么动静,宋乾坤壮着胆子走过去,往宝鼎里一瞧,他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原来宝鼎里坐着一个穿白衣戴紫金冠的少女!
  啊!四个人同时吓了一跳,他们纷纷拿起身边所能抓到的武器,这一定是在做梦,他们宁愿相信自己产生了幻觉,也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事实。尤其是胡山,他马上就想到了自己刚才做的那个梦,他慌忙跑到方砖那里一看,果然夜明珠不翼而飞,这更加印证了那个梦,他手一抖,匕首滑落在地上。
  “木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武叫嚷道,他的目光此时正在少女和胡山之间游走。
  “这一定是幻觉”胡山不停地念叨着,他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
  突然,少女睁开双眼,脸上露出狐媚的笑,那一双眼睛足以勾走任何男人的魂魄。宋乾坤没有带上自己的鬼头大刀,此时他手里只有一把袖珍型勃朗宁手枪,这还是特遣队正式成立的那天,宋心雨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的每一张激昂奋进的面孔,特遣队四百多名勇士的鲜血洒在古楼兰的大地上,他们的英灵与天地同在。
  宋乾坤几乎连想都没想就扣动了扳机,子弹擦出耀眼的火花,瞬间钻入了少女的胸膛,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溅花了宋乾坤刚毅的面孔。与此同时,宝鼎中猛然升起一团白雾,少女如同一支离弦的箭,瞬间从宝鼎里弹射出来,直取杰克的咽喉。
  马武纵然身经百战,勇猛无比,可那仅仅是对有血有肉的对手而言,现在碰到了“女鬼”,他也不禁吓破了胆,一溃千里。杰克来不及逃跑,被“女鬼”扑了个正着,他一边挣扎,一边拼命呼救,试图将“女鬼”从自己身上推开,但“女鬼”的双手死死卡住杰克的脖子,嘴一张开,两颗锋利的獠牙就露了出来,口水也顺着獠牙淌下来,瞬间拧成一条长长的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宋乾坤对准“女鬼”的脑袋连开数枪,子弹巨大的穿透力将“女鬼”的整颗脑袋都打烂了,脑浆和鲜血泼了杰克一脸,他一脚踹开“女鬼”,灰溜溜的躲开了。宋乾坤走上前,仔细检查了“女鬼”的身体,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女人的身子,他是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