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武士在前面带路,特遣队的人紧随其后,一行人朝暗室外面走去。一路上,宋乾坤和马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马武倒是很放心,他坚信马上就可以找到噶伦老爹,他也想好了,到时不由分说,先给噶伦老爹一梭子,这个叛徒早该死了。
  宋乾坤似乎看出了马武的心里在想什么,他突然问马武:“你见过炮烙营里有如此胆小怕死之辈吗?”
  马武懵懂的摇摇头,宋乾坤则淡然一笑,说:“我也没见过,兄弟,江湖凶险,有些事不得不防啊。”说完,宋乾坤径自朝前走去,路过武士身边时,他刻意盯了武士一眼。马武顿时醒悟过来,他一边追赶宋乾坤,一边喊:“连长,你等等我,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暗室的通道九曲十八弯,像迷宫一样,其间走过三座吊桥和两座木梯,武士显得很淡定,全没有了刚才的恐慌和畏惧,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最终,武士将特遣队的人带到了一个大房间里,确切的说,这应该是三个房间,它们一个紧挨着一个,既像是一个主体,又像是三个独立的单间。
  武士告诉他们,这个神秘的大殿当地人都叫它“三间房”,是当年西域长史府所在地,也就是古楼兰的“衙门”。当地人听说衙门的下面埋着各朝各代的宝贝,所以有不少慕名而来的盗宝人经常在这一代活动,炮烙营在寻找宝藏的同时,也会派人守候在三间房的周围,专门劫杀那些贪财如命的盗贼。
  三间房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非就是土坯筑墙,胡杨木搭顶,窗户很狭小,屋里的光线明显不足,最东面的墙壁已经布满孔洞,像是一面用来练习射击的靶墙,而最西面的墙壁上半部全部坍塌,凛冽的寒风不时灌进来,冷的像个冰窖。
  然而,你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一层层的夹壁隐藏在固若金汤的墙体之中,这些夹壁很狭窄,有的仅能容一人通过,很难想象它们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不过,武士却把其中一个隐藏得更为隐秘的夹壁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只见里面摆满了许多大箱子,宋乾坤觉得箱子眼熟,当他让人把所有的箱子都打开后,夹壁里顿时流光溢彩,金碧辉煌,无数的奇珍异宝把人的眼睛都闪花了。
  没错,这正是成吉思汗的宝藏!没想到噶伦老爹把它们藏在了这里。宋乾坤一眼就盯上了其中一个金丝楠木的宝盒,他打开后发现什么都没有,他当即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那颗夜明珠真是在古墓里发现的那颗。他从杰克手中取过夜明珠,重新放到宝盒里封藏起来,这颗价值连城的宝珠差点要了胡山和杰克的命,在他看来,无福消受之人若得了它,迟早会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宋乾坤还有一点不明白,噶伦老爹为什么要把夜明珠的光投射到九龙宝鼎上面?武士告诉他,光月女神只有在月圆之夜才降临到宝鼎沐浴,噶伦老爹把夜明珠的光投射到宝鼎上,其实就是要制造出皓月当空的景象,这时,假扮的光月女神再出来“显灵”,足以使盗鼎之人吓破胆。
  宋乾坤立刻向马武递了一个眼神,马武会意,又检查了其他几个夹壁,只见那些夹壁中藏着各种各样的珍贵文物。有古色古香的青铜器,大量的书简,精美的丝织品以及波斯银币。武士告诉众人,这些文物已经在夹壁中沉睡了两千多年,是名副其实的国宝,就是当年斯文。赫定来楼兰古城考古发掘时都没发现。马武还在其中一个夹壁中找到了被俘虏的特遣队战士的冲锋枪和军用手雷,特遣队的战士们看到自己心爱的宝贝都还在,立刻变得生龙活虎,一个个武装起来,显得斗志昂扬。
  特遣队的战士们都看傻眼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沙漠下面会埋着一座金山。这些南征北战,居无定所的勇士们,曾不止一次的想象过紫禁城的富丽堂皇,圆明园的庄重典雅,然而当他们亲眼目睹了沙漠古国的繁华,他们更加惊叹于古楼兰人超人的智慧。
  当众人还在为看到珍宝而惊叹时,宋乾坤就已经感到有一股杀气逼临,他再次向马武递去一个眼神,马武将匕首架在武士的脖子上,冷冷的说:“你他娘的该干正事了,说!噶伦老爹那只老狐狸藏在哪儿?”
  武士浑身一激灵,嗫嚅道:“这个”马武怒目圆睁,武士登时吓破了胆儿,不得不带领特遣队来到三间房中间的一个房间,他让众人都退到房间的中央,自己来到正北面的墙壁,墙壁上有一个暗格,他打开暗格后,里面竟然是一个可以旋转的罗盘。
  这时,武士的神色有些惶恐,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他的手颤抖不已,他刚想转动罗盘,马武突然按住了他的手,“这是一个机关对吗?你想用机关困住我们?”
  武士拼命地摇头,结结巴巴的说:“不不敢,噶噶伦老爹在里面。”
  “哼,你最好别耍花招,不然老子让你立刻变成马蜂窝。”马武向特遣队的战士一挥手,特遣队的战士纷纷将枪口对准武士,只要武士敢耍什么花招,他们立刻会把他打成筛子。
  武士一点点旋转罗盘,房间里立刻响起一阵齿轮咬合的声音,接着房中间的地面猛然出现一个陷阱,特遣队的战士猝不及防,全都掉进了陷阱里,宋乾坤反映极快,迅速用双手扒住陷阱的边缘,一个翻身滚到了地面上。然而,祸不单行,他刚逃离陷阱,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他牢牢困住。
  与此同时,武士闪电出击,一只手犹如一条诡异的灵蛇,瞬间锁住马武的咽喉。速度太快了,马武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这只有绝顶武林高手才能做得到,马武仿佛活在梦幻之中。突然,房间里又闯进来十几个手持青铜宝剑的武士,他们正是炮烙营最恐怖的杀手,他们三下五除二,将马武和宋乾坤捆了起来。
  那个锁住马武咽喉的武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那微笑很迷人,却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他的手指在脸上轻轻一划,猛然撕下一张人皮面具来。
  啊!宋乾坤和马武同时叫了出来。白皙的脸孔,高挺的鼻梁,粟色的眼睛,怪异的卷发,活脱脱一个西洋美女!但她又和西洋美女有些不同,身上给人一种东方女人的内敛之气,这会是传说中的楼兰美女吗?

  第七十三章 结局

  一阵冷风袭来,宋乾坤被黄沙眯了眼,他揉揉发痛的眼睛,这时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他的眼前。来人虽然浑身被黑袍包裹,又戴着诡异的青铜面具,但那两只犹如猛兽般的眼睛却频频发出恶毒的光芒。
  黑衣人转身向房间里走来,当他与宋乾坤四目相对时,宋乾坤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
  “噶伦老爹,洛水迷宫一别,老子可日夜都在思念您老人家,别来无恙啊。”宋乾坤冷冷的说道。
  黑衣人仰天长笑,回敬道:“谢将军惦记着我这把老骨头,老朽虽说是行将入土之人,但心比天高,祖宗的遗志一刻也不能忘,如果不能找到光月王后的陵墓,取出不死神药,老朽将来到了地下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
  “看老爹如此自信,想必宝藏的事有些眉目了吧?”宋乾坤试探道。
  噶伦老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之后又摘下面具,宋乾坤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容光焕发,斗志昂扬的面孔,恰恰相反,噶伦老爹的脸看上去非常憔悴,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似的。噶伦老爹突然停下脚步,正色道:“将军,我们做笔交易如何?”说完,噶伦老爹注视着宋乾坤的眼睛,那无疑是一双猎人的锐目,而宋乾坤面前站立的却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愿洗耳恭听。”宋乾坤此时并没有很好的脱身计谋,姑且应下来,看噶伦老爹耍什么花招。
  噶伦老爹说,炮烙营经过几十代人的不懈努力,已经凑齐了寻找到光月王后陵墓的几件宝物,其中最重要的两件宝物当属九龙宝鼎和释迦牟尼真身舍利。
  炮烙营得到了九龙宝鼎,却一直没找到释迦牟尼真身舍利,他希望宋乾坤能把舍利拿出来,并承诺找到光月王后的陵墓后,陵墓里的宝贝悉数归特遣队,炮烙营只要不死神药。他觉得宋乾坤的特遣队在外连年征战,战士们每个月的饷银也不过几块大洋,养家糊口都难,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上阵杀敌,可谓九死一生。这样一群粗鲁没有文化的兵油子,只要用钱收买他们,他们没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宋乾坤一眼就猜透了噶伦老爹的心思,心想:你他娘的把老子的特遣队想成啥了?老子的队伍可不是吃干饭的,兄弟们哪一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们跟小鬼子血战难道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吗?得了,老子权且不跟你计较,以后有你好看的!
  “噶伦老爹,你他娘的找错人了,人皮地图在博士他们手上,你要想找到光月王后的陵墓,就必须得解开那个什么文什么定写在地图上的三句暗语才行。”宋乾坤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说的是斯文。赫定对吧?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我劝你还是相信老朽的话为妙,斯文。赫定那张人皮地图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要想找到光月王后的陵墓,必须得是九龙宝鼎和佛祖舍利珠联璧合才行。”噶伦老爹越说越激动,眼睛里似要喷出火来。
  “你三番五次的背叛特遣队,老子凭什么要相信你?再说了,博士和教授都是斯文。赫定的挚友,那人皮地图绝不会有假!”宋乾坤的态度非常强硬。
  噶伦老爹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斯文。赫定,事情都过去四十多年了,我本想永远替你保守这个秘密,可现在情势有变,我只能摊牌,你的救命之恩,老朽来生再报!”
  说完,噶伦老爹给宋乾坤讲了一个故事。四十年前,一个叫爱尔迪克的维吾尔族向导在沙漠里生了一场大病,险些丧命,正巧碰到斯文。赫定的探险队来古楼兰考古发掘,于是探险队的人救活了爱尔迪克。之后,爱尔迪克为了报答斯文。赫定的救命之恩,决定给探险队带路,与斯文。赫定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他发现这个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佬非常有学识,或许能帮他达成某个心愿。
  其实,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寻找传说中埋葬着不死神药“血莲”的光月王后的陵墓。他们阿布罗里家族世世代代都在楼兰古城一带活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找到光月王后的陵墓。于是,他经过层层考验,选定了斯文。赫定做他的合伙人,两人一起寻找古墓。
  后来,斯文。赫定运用多年积累的探险经验,终于破解了古墓的玄机,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令爱尔迪克彻底伤透了心,以至于和这位外国挚友“决裂”。原来,斯文。赫定把在楼兰古城发掘出来的文物全部运到了国外的博物馆,这令一向深明大义的爱尔迪克非常悲痛,那不仅是他个人的屈辱,也是民族的污点!他当即决定不再和斯文。赫定合作,一方面想办法赶走这个可怕的“文物贩子”,一方面又不想伤害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就偷偷命令自己家族的杀手组织炮烙营伺机行动。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爱尔迪克和斯文。赫定刚进入一座古墓时,他们遭到了一群神秘守墓人的追杀,情急之下,斯文。赫定在爱尔迪克后背上刺了一幅藏宝图。后来,爱尔迪克被守墓人杀死,斯文。赫定就割下爱尔迪克后背上的皮肉,经过仿佛处理后,制成了一张人皮地图,再后来斯文。赫定就带着探险队回国了。
  “那个叫爱尔迪克的也是你们炮烙营的人,你们两个一定很熟了?”马武的双手反绑在背后,但他仍然摆出一副傲慢的样子,甚至不把噶伦老爹放在眼里。
  “再熟悉不过了,为了他,我这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噶伦老爹的眼里暗潮涌动,他强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接着说:“爱尔迪克没有死,那群神秘的守墓人正是炮烙营的勇士假扮的,他和他们一起合演了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吓跑斯文。赫定和他的探险队。其实,爱尔迪克和斯文。赫定找到的那座古墓并不是光月王后的陵墓,那座古墓就是我带你们去的那座。爱尔迪克很清楚斯文。赫定的为人,他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冒险主义者,所以他才成了全世界最伟大的探险家。为了让斯文。赫定相信那座古墓就是光月王后的陵墓,爱尔迪克不惜让炮烙营假扮神秘的守墓人,不惜忍受剧痛,主动要求让斯文。赫定在自己后背上刺图,并假装死去,让其割去后背上的皮肉。”
  “哼,说的跟真的似的,老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以为随便编个故事就把老子给蒙住了?你不是说那个爱尔迪克没有死吗?那你让他来见我!”马武这次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
  “不必了。”噶伦老爹一口回绝。马武白了噶伦老爹一眼,冷哼道:“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
  马武话音刚落,噶伦老爹厉声道:“我就是爱尔迪克!”说完,只见他迅速脱掉黑袍往空中一甩,上半身登时赤裸,他转过身对着马武,马武和宋乾坤看到噶伦老爹的后背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他们都吃了一惊。
  “连长,看来噶伦老爹说的都是实话,这”马武登时语塞,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
  宋乾坤紧盯着噶伦老爹,他在思考,这短暂的思考仿佛牵着他走完了一生。乱了,全乱了,斯文。赫定交给了考古队一张假的藏宝图,而特遣队却护卫着考古队进了一座假墓,在古墓里他们经历了有生以来最恐怖最危险的劫难,许多优秀的战士都倒下了,他感到自己受骗了,骗走的不仅仅是特遣队的荣誉,还有许多鲜活而顽强的生命。斯文。赫定不该这样做吗?或许面对一双双日本间谍的眼睛,他也很无奈,这就是战争!它可以让一切合理的变成不合理的,亦可让不合理的又变成合理的。
  “跟我合作吧,想想老朽开出的价码,老朽保证光月王后陵墓里的宝贝够你们特遣队吃一辈子,将军有了钱,自然可以招兵买马,自己扩充地盘,雄踞一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老朽对政治不敢兴趣,这样处心积虑不过是为了完成家族的使命,而将军则可以利用这次交易的收益大显身手。”噶伦老爹的每一个字眼都犹如一把利刃刺痛着宋乾坤的心。
  宋乾坤慨然长叹道:“也许,那只是一个传说,光月王后的陵墓也有可能飘荡在云间。收手吧,你迟早会后悔的,后悔终生啊!”
  “你不要再说了!阿布罗里家族的勇士在风口浪尖挺了两千多年,上天都会为之感动,老天爷不会辜负我们,光月王后的宝藏在,不死神药一定也在!老朽最后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合不合作?”噶伦老爹深邃的眸子里射出两道精光,那简直就是股咄咄逼人。
  “老子可不是吓大的,倘若不合作又怎样?”宋乾坤正色道。
  噶伦老爹布满皱纹的嘴角拧成一条弧线,冷冷的说道:“那就只好委屈你们了,老朽先饿你们三天,三天后你们就是跪着求我,我都不会再发善心。”
  “哼,我们跟小鬼子干仗的时候,你他娘的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上一次被小鬼子困在山头,缺水断粮,兄弟们硬是坚守阵地七天七夜,最后还绝地反击,打了一个大胜仗,你以为饿我们三天,我们就垮了?做你的春秋大梦!”马武是个炮筒子,一点就着,他看到噶伦老爹如此嚣张,实在是忍无可忍。
  噶伦老爹只是仰天大笑,却没有任何言语,马武气得牙根直痒痒。宋乾坤的脸上冷若冰霜,他凝视着噶伦老爹的眼睛,突然对噶伦老爹说:“老子跟你合作,不过你得答应老子一个条件。”
  “连长,咱凭什么答应跟他合作,干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