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河图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楼兰迷踪-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院ǔ┝芾斓鼗尤髟谡匠∩稀5比唬巧砩匣蚨嗷蛏俚亩颊吹愣胺似保诔H搜劾铮腔箍赡鼙坏背伞肮秩恕保馑亢敛换峒跚崴峭飞先儆饣返姆至俊T谒悄歉鏊枷肫恶と从殖渎で榈氖澜缋铮堑南才Ю制涫嫡撬堑目砂Γ焊咝说氖焙虬汛蹬5背梢恢掷秩ぃ姆车氖焙虺犊ぷ泳吐钅铮吲氖焙蚰眯」碜拥哪源蔽鞴侠辞校说氖焙蛞不岜ё判值艿氖搴窟罂?br />
  第十七章 我们是兄弟

  沙丘西面阵地上的“表演”很快就结束了,在巴特和马武的带领下,一排和二排的战士边打边向古墓方向撤退。沙丘东面阵地上,密集的枪声也渐渐变的稀疏起来,宋乾坤一手端着冲锋枪一手提着鬼头大刀火速前去接应肖俊一部。这时,肖俊也正带领手下的战士向沙丘西面阵地靠拢,本来两人可以在半路上相遇的,谁知宋乾坤被一伙鬼子给缠住了,一时半会儿竟难以脱身。
  当巴特、马武的部队和肖俊的部队汇合后,这才发现不见了宋乾坤,马武一看连长没回来,准是被鬼子给缠住了,他的思维本来就简单,再加上是个“炮筒子”,一腔热血从脚底直冲上脑门,他来不及多想,端起冲锋枪就要原路杀回去,队伍顿时引起一阵骚乱,大家同仇敌忾,叫嚷着呼喊着要追随马武而去。
  “大兵!你和兄弟们先撤,我带几个人去接应连长!”肖俊命令道,语气十分坚硬。
  “你他娘的这叫说的什么屁话!我和连长是生死兄弟,要接应也是我马武去,还轮不到你这个小秀才在这里指手画脚!”马武性格暴烈,他打心眼里就瞧不起肖俊这样的读书人。平时他总当着手下兄弟们的面儿这样说:“秀才”长的细皮嫩肉的,咋看咋像个娘们,说话温声细语的,咋听咋像个娘们,你说咱们特遣队这帮大老爷们被一个“娘们”管着,这多晦气啊!这事往小了说叫有损军容,那往大了说,就要影响军队士气,是要吃败仗的。他娘的,老子打娘胎里出来还没向谁认过怂,更没打过败仗,老子的一世英名决不能败在一个“娘们”手里。从今儿以后,我只认连长不认指导员,他“娘们”说话,我只当放屁!哈哈
  肖俊的脸色冰冷异常,嘴唇明显在颤抖,眼睛像幽深的古井,他吞咽下一口唾沫,对马武深沉地说道:“大兵,你是国军,我是共产党,一直以来,你总是找我的麻烦,可我从来就没怪过你,因为我们阶级立场不同嘛,谁也不能勉强谁。但我必须要说明一点,现在是国共抗战时期,每一个有觉悟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应该团结起来,一起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去!如果有谁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惦记着党派之争,打内战,那他就是民族的罪人!”
  “少在老子面前扯淡!你说的那什么党派之争,老子搞不懂,也懒得去理。老子现在就去救连长,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等老子把连长救回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完,马武带上几个战士原路杀回去。
  巴特是个急性子,他十分担心宋乾坤的安危,他本想也跟马武一起去的,可被肖俊劝住了。他和马武不一样,组建特遣队以前,他原是一名八路军战士,在严明的组织纪律前,他必须得服从肖俊的命令。
  肖俊也带上几个人,很快就追上了马武,他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大兵,你是条汉子,但我也不是孬种,你要记住,你,我,连长,还有特遣队的所有战士,我们都是兄弟!”
  一颗炮弹在肖俊的身旁炸开,震耳欲聋的轰鸣淹没了他沙哑的嗓音。
  “指导员”巴特发疯似地跑向肖俊站的地方。待扒掉上面的黄沙后,他才发现肖俊的身上还压着一个人。此人皮肤黝黑,后背上结实的肌肉挂满弹片,鲜血汩汩流出。
  “大兵”巴特扶起马武,声嘶力竭地喊道。此时,身后大批的日军如潮水般涌来,巴特只得抱起马武,向着古墓冲去。肖俊端起冲锋枪,对准冲上来的日军就是一阵疯狂的扫射。直到弹夹里的子弹全部都打光了,他才恋恋不舍地往回退,并迅速地追上巴特。
  此刻,马武显得异常安静,像一个婴儿安详地睡在母亲的怀抱。然而,他的脸色苍白,干枯的嘴唇微微颤动,身体的力量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巴特放在马武后背上的手粘乎乎的,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在流血。不!那是自己兄弟的命!

  第十八章 杀出重围

  “大兵,咱俩还没分出胜负,你就认怂了?咱的命阎王爷都不敢收,咋能随便交给小鬼子?你要还是条汉子,就给老子睁开眼”
  马武缓缓张开眼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二匪,我恐怕不行了,看来得先走一步了。”
  巴特的眼睛一刻也不曾从马武的脸上挪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砸在马武的身上。他哽咽道:“你他娘的别说这种丧气话,老子不会让你死的!”
  肖俊的心情异常沉重,他安慰马武道:“马排长,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兄弟会内疚一辈子。”
  “一个‘共匪’会因为一个‘反动派’而内疚一辈子,大大兵死死也值了。”
  马武慢慢合上眼,嘴角轻轻上扬,样子很像是睡着了。
  “大兵”
  宋乾坤双手挥舞着鬼头大刀,直奔蜂拥而来的日军,所到之处,无不血流如柱,惨嚎连连,一身草绿色的破旧军服也变成了鲜红色。
  战场一角,特遣队的一个战士被弹片打穿了肚子,肠子流了一地。他挣扎着向旁边的日军爬去,嘴里发出绝望的哀鸣。宋乾坤一路杀过去,将战士搂在怀中,替他把零散的肠子塞回肚子里。
  “医务兵”宋乾坤对着混乱的战场声嘶力竭地喊道。
  一名肩挎药箱的战士听到喊叫后,迅速地穿过战火,来到宋乾坤的身边。他盯着零散的肠子看了一会儿,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时,大批的日军疯狂地向这边涌来。挎药箱的战士见宋乾坤仍无动于衷,拽起他一只胳膊,喊道:“连长,救不活了,快走!”
  宋乾坤缓缓站起身,随意地提起鬼头大刀,一双喷火的眼睛发出野兽独有的冷血之光。他像一座巍峨的高山屹立沙丘之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英雄气概。
  日军将宋乾坤团团围住,冰冷的刺刀如同万支利箭张弓待发。他们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击,而是一个个神情恐慌的糗在原地。他们不明白,为何这荒凉的沙丘上,会突然窜出来一个茹毛饮血的“狂魔”。面对拥有古老而灿烂文明的国度暗藏下的诅咒,他们的武士道信仰还能坚持多久?
  无论做什么事,宋乾坤都是一个主动的人。战争不是游戏更不是赌博,然而勇士却每时每刻都在玩命,他们把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拿来做了赌注。
  宋乾坤一个箭步窜到日军面前,手中的鬼头大刀力劈华山而下,一名日军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用枪身去招架,刀风带来的刺骨寒冷令他内心一阵翻腾。只听“咔”的一声,枪身断为两截,大刀巨大的冲力将他震飞出去,身子仰面重重地摔在地上。宋乾坤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高举鬼头大刀,窜上前,用尽全力拍在他身上。“砰”的一声巨响,他整个身子被大刀活活拍成了肉饼。近八十斤重的鬼头大刀,加上下冲之力,力道何止千斤。当大刀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黄沙横飞,大地仿佛崩裂了一般。眼前的情景简直惨不忍睹,剩余的日军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跑回自己的阵地。
  没过多久,日军集结了更多的人,再次向沙丘涌来。宋乾坤一路杀将过去,身上凝结的血块脱落后,又有新的鲜血染上。激战正酣时,他身后传来几声枪响,跑在最前面的三名日军中弹不起。他急忙回头张望,发现谍报员宋心雨正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怀里的女婴倒是睡得很香甜。
  宋乾坤一边杀退日军,一边对宋心雨喊道:“这里太危险了,快回古墓!”他那双充血的眼睛还不忘在女婴身上停留片刻。
  “连长,马排长快不行了”
  宋心雨的话给了宋乾坤当头一棒,他感觉一阵晕眩,冷汗顺着两颊不自觉地滑落,他向前一倾,鬼头大刀顺势插进脚下的黄沙,这才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
  仅仅过了几秒钟,宋乾坤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地狱里的恶魔。他对着蜂拥而来的日军一阵疯狂砍杀,鲜血从头到脚将他染成一个“血人”。敌人忘记了在他身上留下多少刀口,他也记不起趟过多少具敌人的尸体

  第十九章 醉麻草

  傍晚时分,日军彻底占领了沙丘,幸存下来的特遣队的战士们全部退到了古墓里。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宋乾坤带领队伍退进古墓时,环形墓室里除了一具昏睡的“尸体”外,中美联合考古队的人竟然神秘消失了!
  宋乾坤仔细查看墓室的每一个角落。地上铺着一层浅浅的黄沙,上面有两排清晰对称的脚印,很显然有一支排列整齐的队伍从这里经过。
  再看墓室上方,不知何时有几根拇指粗的绳子垂下来,由于古墓里光线昏暗,看不清绳子末端系在什么地方。宋乾坤随手抓过其中一根,用力拽了几下,感觉异常结实。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离开古墓时,这里并没有绳子。而且每根绳子下的地面上都有杂乱的脚印,再把中美联合考古队突然消失的事联系在一起,他肯定古墓里还藏着一伙身手不凡的人,他马上就想到了那些戴黑色面具的武士。这些人正是通过墓室上方的绳子滑下来,然后将考古队的人劫持到别的地方去。直觉告诉他,考古队的人并没有走远,他们肯定就在古墓的某个角落里。
  宋乾坤对一旁站着的巴特递个眼色,后者马上从腰间解下一把匕首,径自走到绳子前,用力割了起来。绳子表层并无特殊之处,只是一些尼龙丝线,里面包裹着的是一股黑色如牛皮的东西。巴特用匕首来回割了十几刀,也没能将绳子割断。
  “二匪,别割了。”宋乾坤摆手示意巴特停下,然后拿起绳子递到肖俊面前,说道:“秀才,你还记得这是什么东西吗?”
  肖俊仔细看了看没被割断的绳子,那股黑色如牛皮的东西立刻吸引了他的眼球,道:“将军,这这好像是醉麻草的麻皮做的绳子,我们在光月堡见过。对了,我记得噶伦老爹的家里也有这种植物嘛。”
  醉麻草是光月堡独有的一种植物。它的叶子柔韧性非常强,用它搓成的麻绳可承受万斤之力。将其叶子研成粉状再调上灯油放进灯笼可在黑暗中发出荧光,燃烧时则奇香无比,闻者心神萎靡,易产生幻觉,故又有“灯笼草”之美名。光月堡的村民在进入深山老林打猎时身上经常带着灯笼草做成的“草灯”,以便用来照明。为了不至于闻其香而产生幻觉,他们会事先服下一些灯笼草。
  没有噶伦老爹做向导,宋乾坤一下子没了注意。他知道,此时如果退出古墓,那无疑是给日本人当枪靶子使;可继续前行,肯定是机关重重,险象环生,特遣队的战士不知又会有几人客死他乡。从飞机失事的晋察冀边区到楼兰古城,他这个拥有一个营编制的“超级加强连”,由最初的三百多人打剩下现在的不足五十人。作为连里的最高长官,他正经受从军以来最严峻的一次考验。
  墓道上那具昏睡的“尸体”不知何时苏醒过来,他那粗鼻子里传出的哼哼声打乱了宋乾坤的思绪。这人正是护送中美联合考古队进驻楼兰的盟军飞行员杰克。
  “我的上帝!你可回来了,大个子。”杰克已经习惯了称呼宋乾坤为“大个子”。没等宋乾坤开口,他便迫不及待地说道:“你们知道我刚才都看到什么了吗?我受到了一群魔鬼的恐吓!是的,没错,是一群蒙面黑衣人。我还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古罗马的角斗士,或许他们更像是中世纪骑士们的游魂。这简直太可怕了,我早就说过这个鬼地方不是久留之地,可你们当中有人偏偏把我当成傻瓜!”
  宋乾坤一把抓住了杰克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娘的再说废话,我就揍扁了你,不信可以试试。”
  杰克的身子不自觉地颤动一下,道:“好了,大个子。别这么冲动,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公平的交易了。”
  “考古队的人去了哪里?还有你为什么躺在地上装死!”
  “我是被一群‘石头人’打晕的,考古队的人被魔鬼带走了。”看到宋乾坤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杰克连忙改口道:“确切地说,魔鬼是一群蒙面黑衣人。看样子,他们和那些‘石头人’是一伙的。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请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你这个讨厌的大个子!”
  宋乾坤松开抓住杰克衣领的手,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嘴里喃喃道:“石头人?穿黑色铠甲戴黑色面具的古老武士?”
  “我肯定他们穿的不是白衣。”杰克嘲讽地说道。一双眼睛刻意地盯在宋乾坤送给他的白色铠甲上。
  宋乾坤诡谲地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铠甲,那你干嘛不把我送你的铠甲穿上?”
  说着,宋乾坤捡起地上的白色铠甲,套在杰克身上。杰克登时双眼放光,脸上的兴奋难以言表,他曾亲眼见过铠甲是怎样轻而易举挡住日军的子弹的。当他穿上铠甲迈出第一步时,他脸上的兴奋立刻被深深的皱纹所替代。铠甲本身的重量不下六十斤,穿在身上就好比怀里抱了一块巨石,全身的骨头都要散了。他踉跄着走了几步,一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众人看罢,皆捧腹大笑。
  这时,一个穿黑色风衣戴黑色面具的人两腿夹住墓室上方的绳子滑了下来。当他的双手快要触到地面时,一个漂亮的空翻,身子稳稳落地。
  特遣队的战士齐刷刷举起枪,同时对准黑衣人。宋心雨掏枪的速度则更快,就在黑衣人落地的一刹那,她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黑衣人的脑袋。就在这时,她怀中的女婴突然啼哭一声,她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向怀里看了一眼。
  片刻的分神对于黑衣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见一道黑影闪电般射向宋心雨的手腕。只听“啊”的一声,宋心雨的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手枪被打飞出去,一张黑色面具落在她脚边。原来,黑衣人情急之下,用面具打掉了宋心雨的手枪。
  黑衣人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这是一张怎样的脸!两弯柳叶吊梢眉,一双丹凤眼狭长而有光,鼻子莹润如玉,樱桃小口吐气如兰。如果不是那阴冷而略带沙哑的嗓音暴露了他的性别,第一次见到他的人肯定以为他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标准的美人!
  “鬼影!”肖俊吃惊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第二十章 鬼影

  一个中等个头,身材消瘦的年轻士兵指着黑衣人嘲笑道:“我当是谁呢,神神秘秘的,原来是二妮子。”只看黑衣人的长相,很多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个女人,所以“二妮子”这个称呼其实也不为过。
  “哈哈”特遣队的战士见是自己人,纷纷收起枪,这时又有人取笑黑衣人的长相,不禁开怀大笑。
  说话的正是特遣队通讯员王冶。他说完还不忘对宋乾坤使个眼色。黑衣人冷冷地盯了王冶一眼,默不作声地朝宋心雨走去,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之气,令人倍感压抑。
  “女人还是不要玩枪的好,枪走火伤了自己是小事,要是把孩子的命也搭上,那罪过可就大了。”黑衣人的语气透着十足的挑衅。
  宋心雨勉强挤出一丝苦笑,愠道:“你一定知道考古队的下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